言情阁 > 我在八十年代围观军婚的日子 > 75.【第075章】

75.【第075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林郑娟抬头看向她, “她的朋友不少啊。”

    裘凤兰翻个白眼, “那都是媛媛的朋友好吧,要是没有媛媛,谁愿意和安婉婉玩啊。这么跟你说吧, 咱们大院, 住咱们那一片儿的人,就没谁没被安家的几个疯子修理过的, 原因都是带坏她妹妹。”

    于是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裘凤兰给林郑娟从小到大的科普了一下安婉婉的成长史, 把池秋和林郑娟听得一愣一愣的, 内心都在感叹,有钱人家的小孩子真会儿玩。

    袁向媛和安婉婉坐在之前经常坐着的位置, 看着裘凤兰和林郑娟池秋三人相处愉快的样子, 气的饭都吃不下去了, 一个劲儿的拿筷子戳碗里的肉。

    安婉婉也没了笑模样,她想,她大概知道安瑶瑶为什么要找林郑娟麻烦了。

    下午放学,袁向媛才收拾好书包, 林郑娟就被裘凤兰拉着手拽出门了,袁向媛眼睛都瞪圆了, 安婉婉心里更加不好受。

    裘凤兰带着林郑娟进了她们的那个小团队,那些人对林郑娟也和挺好奇的, 见到林郑娟跟着裘凤兰来, 更加疑惑了, 裘凤兰解释了一下后,大家看着林郑娟的表情就带着同情了。

    林郑娟和她们相处的也还算不错,心情愉悦的到了家,可进了家门,她的心情就不怎么愉悦了,因为耿老师在她家沙发上坐着呢,郑又荣今天也没在厨房忙活,在沙发上坐着和耿老师说话,林郑娟捏着书包袋子的手紧了紧。

    “妈妈,我回来了,老师好。”林郑娟礼貌的打了招呼,耿老师笑着朝她点点头。

    郑又荣笑着朝她招招手,“耿老师来家里家访,你到外面去看看袁叔叔回来了没。”林郑娟把书包放在沙发上了就出门了。

    在路口,林郑娟遇到了和朋友一起回来的袁向媛,袁向媛见到林郑娟,哼了一声,和她擦肩而过,林郑娟摸摸鼻子,觉得自己也是幼稚,这么大个人了,居然还玩迁怒。

    安婉婉走在袁向媛身后,在林郑娟身边,她停下脚步,“对不起。”她朝林郑娟道歉。

    林郑娟沉默了许久,对安婉婉道:“没关系,是我自己手贱。”她手贱的做了饭,其实不做饭就啥事儿没有了,安婉婉不会想要学做饭,袁向媛和她的小伙伴不会说那些话。

    安婉婉眼泪都要下来了,“我不知道我姐姐会来找你,我昨晚回去什么都没有说。”

    林郑娟呵呵一笑。她之前以旁观者的心态去看安婉婉她们这些书里人,从来没有把自己代入过,或者说,自从知道她是穿越到这本书里以后,她就以一种冷眼看世界的态度去旁观一切,高高在上。

    其实她还得谢谢安瑶瑶,要不是安瑶瑶今天找她麻烦,她也不会这么快的认清自己。但一码归一码,安瑶瑶骂她是野孩子的事儿,没那么容易了了。

    还有安婉婉,不管她回家有说过什么没说过什么,那都不重要了。

    安婉婉一脸严肃的看向林郑娟,“我真的什么都没有说。”

    林郑娟看着安婉婉,“你一直强调你什么都没有说,那我昨晚上说了什么过分的话了吗?我是不是只说了一句你家里人不一定乐意让你学厨?后面那些什么不会做饭就不是女人的话是我说的吗?何况事已至此,你有没有说什么,重要吗?”

    安婉婉的脸色煞白,林郑娟远远的见到袁国庆走来了,他朝袁国庆挥挥手,“叔叔,我们老师来家访了,我妈叫我来看看你到家没。”

    袁国庆笑着点头,见安婉婉脸色不好,还关心的问了几句,安婉婉强颜欢笑。袁国庆也不在乎,和林郑娟说着话就回家了,临近家门时,林郑娟转头看了一眼还在原地站着的安婉婉,笑了。

    她忽然记起书中的一个细节,安婉婉在当兵之后,和战友聊起小时候,安婉婉说她小时候要好的朋友少。

    像安家人这么不分青红皂白护犊子的,林郑娟想,安婉婉要是能真的有很多好朋友那就奇怪了。

    林郑娟进了家门,就被郑又荣拉住了,“娟子,你安瑶瑶被欺负了?”

    郑又荣拉的地方是林郑娟擦伤最严重的地方,一天过去了,被这么拉住火辣辣的疼,林郑娟忍不住吸了一口气,郑又荣把手挪了个位置,把林郑娟的手翻个面一看,顿时就心疼了。

    林郑娟常年干农活,手上有一层薄薄的茧子,到了北京养了半个月,加上小孩子新陈代谢快,茧子已经退了不少了,手也白了很多,她的左手上一个五厘米长的伤口从大拇指根部直接穿到手心,之前已经结痂了,被郑又荣这么一拉,又冒出了带着血清的血。

    “怎么弄到的?”郑又荣道。

    林郑娟吹了吹手,“摔倒了擦伤的。”

    袁国庆原本在和耿老师说话的,听见郑又荣和林郑娟的话,他走过来一看,脸色就黑下去了,“被推倒的?”

    林郑娟摇摇头,还真不是。

    郑又荣从电视柜下面的箱子里拿出医药箱来,用双氧水给林郑娟洗了伤口,又给她撒了一些药粉,“除了这只手的上,别处还有吗?”

    林郑娟伸出右手,她的右手手指头也搓伤了,指甲盖儿也去了一半,大拇指根部也有不少伤口,小树林的底下并不干净,除了松叶、枯枝,还有不少的碎石子,林郑娟手上的伤口,大部分都是被石子给划伤的。

    这么多的小伤口,袁国庆都生气了,就在刚刚,他已经听完耿老师说完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了,林郑娟为什么被欺负,却至今还是个未知数,因为林郑娟不说。

    耿老师见状也有些生气,林郑娟上了一天的课,光他的数学课就有两节,林郑娟手上这么多伤口却没有一个人发现,可见林郑娟有多能忍。他想说林郑娟几句,想起林郑娟的父母都在,他也就不多嘴了,乘机就提出告辞。

    耿老师走了,郑又荣帮林郑娟处理好了伤口,把医药箱放回原处,把身上围裙一解,“老袁今晚你做饭,我要去安家问问,她家安瑶瑶凭什么欺负我家娟子。”

    袁向媛也凑过来看林郑娟的伤口,她顿时对林郑娟肃然起敬,“你不疼啊?”

    “这有啥疼的,比这重的伤都受过了。”这点小伤林郑娟根本没放在心上,以前她上山砍柴下田插秧的没少受伤,哪儿就那么娇气的。

    郑又荣心疼又气愤,拉着林郑娟手腕往安家走,袁向媛跟在她们身后。

    出了大门往右走,没走几步就到了安家。安家的房子样式、格局都和袁家一模一样,郑又荣伸手在门上扣了三下,没过一会儿就有人来开门了。

    来开门的是安瑶瑶,原本就没什么表情的安瑶瑶见到拉着林郑娟一脸怒气的郑又荣后脸色一下子就僵了。

    郑又荣对安瑶瑶冷哼一声,绕过她进屋,安瑶瑶的父亲母亲都在家,安大姐今年已经中专毕业了,在林业局工作,安大哥前年考上了南方的一所军校,如今在学校未归。

    安婉婉的妈妈叶红琴走上前来迎接郑又荣,“袁家妹子,你怎么有空来家里坐啊?”

    叶红琴今年已经快50了,哪怕保养得当脸上也不可避免的有许多皱纹。

    郑又荣状似亲热的拉着叶红琴的手:“嫂子啊,我今天来就是想要问问,我们家娟子是怎么惹到你们家瑶瑶了,让你们家瑶瑶大早上的去学校堵我们娟子啊?”

    郑又荣一袭夹枪带棒的话说的叶红琴有点懵,郑又荣继续道:“我家娟子是从乡下地方来的,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们可以直接和我们说嘛,她要是做错了什么也有我们教不是。”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