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我在八十年代围观军婚的日子 > 102.【第102章】

102.【第102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哭着的人, 那是越哄越委屈的, 袁向媛眼泪哭得更加凶了,打了个嗝,袁向媛说:“人家都说有后妈就有了后爸,我爸现在就是后爸。”袁向媛从兜里掏出纸巾撸了把鼻涕,“我爸根本就不疼我, 我跟他说我在郑家被欺负了, 我爸就只知道说让我忍忍忍。”

    郑又荣和袁国庆结婚两年多, 每个月袁向媛最少要来郑家一次, 郑小三儿喜欢抓她头发,她和郑又荣说了,郑又荣没有管,她再去和她爸爸说, 她爸爸也说没事儿,是小孩子闹着玩儿的。说了一两次以后,袁向媛也就不说了。

    袁向媛以前来都是躲着郑小三儿的, 虽然也会被抓头发,但是这次是最严重的。

    袁向媛又撸了把鼻涕, “每次从郑家回来, 我都讨厌死你妈妈了。”

    林郑娟对郑又荣深深的掬了把同情泪, 亲闺女对她不亲近,和继女的感情是冰花情谊, 一捏就碎, 偏偏她自己还感觉良好。

    和郑又荣相处了这么久, 林郑娟不说把她看了个透彻,三、四分是有的,自卑又自傲。

    林郑娟严重怀疑她爹林耀华和袁向媛她爹袁国庆眼睛有问题。

    林郑娟听着袁向媛的抱怨,售票员过来售票了,林郑娟掏出在兜里装了好几天的一块钱付了车费,等袁向媛说够了,也到部队大院站了。

    下了车,两人朝家走去,掏出钥匙开了门,进了院子就听到电视声音响了,袁向媛小跑进了屋,林郑娟慢了一步,等她进屋,袁向媛已经在袁国庆怀里哭出声了,袁向前也听到哭声了,正在从楼上下来了。

    袁向前看了眼哭成泪人的妹妹,走到林郑娟面前问:“媛媛怎么了?”

    林郑娟小声的把事儿和袁向前说了,袁向前的脸色不太好看,原本就不苟言笑的脸更加严肃了,再看袁国庆,袁国庆也寒着脸。

    林郑娟...林郑娟的腿有点软。

    就在林郑娟快要顶不住尿遁了的时候,郑又荣终于回来了,她见到安全到家的袁向媛和林郑娟,猛地松了一口气。

    “媛媛,娟子你们怎么不等等我,我叫了你们那么多声没听见啊?”郑又荣看着在袁国庆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袁向媛,有再大的不满都不敢说,可心里那股气却怎样都消不下去,于是,她把炮火对准了站在袁向前旁边的林郑娟:“娟子,你是姐姐,妹妹没听见你也没有听见吗?”

    林郑娟低下头。

    袁国庆见郑又荣还要说,他皱着眉头呵斥:“娟子才来几天,你说她做什么?”

    袁国庆发火,郑又荣闭上嘴巴,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袁向前从袁国庆怀里拽出袁向媛,用手给她抹了把眼泪,又拉着林郑娟的手腕,把她们们拉上了楼,在楼梯的拐角,林郑娟回头看了一眼,郑又荣与袁国庆对面而立,两人脸色都不好,随时可能会发生大战。

    到了楼上,林郑娟挣开袁向前的手,进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她靠在门背后,站了许久,许久。等到外面的关门声响起,林郑娟才回过神。

    回过神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把她藏钱的小包包拿出来,又数了一遍钱,以前她数着这些钱,她觉得很满足,可是今天,她却觉得,她的钱,太少,太少了,不够买房子。

    林郑娟不想再在袁家待下去了,这里终究不是她的家,她只不过是个寄人篱下人罢了。

    她不能太过依赖袁家,太过依赖袁家,就会被人看不起。

    至于郑又荣,林郑娟至今都没有想明白自己对她的感情是什么,可是经过今天的事儿,林郑娟看明白了,她对郑又荣的感情复杂,郑又荣对她的感情也未必不是,也许有爱,但她的这点微弱的母爱在和她别的东西产生冲突时,变得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林郑娟透过窗子看向蓝天,北京的秋日天高气爽,万里无云,蓝的像宝石一样,林郑娟抱紧了自己的小包包,告诉自己再等等,再等等,等到明年中考完,她就去住校。

    “笃笃笃...”房门被敲响了,林郑娟把包包塞到枕头底下,去打开门。

    袁向媛红肿着一双眼睛,扭扭捏捏的站在门口,林郑娟一开门,她就挤进来了。

    “娟子,你生气了?”袁向媛刚刚被袁向前教训了一通,她自己心里也挺过意不去的,因为她,林郑娟都被荣姨骂了。

    林郑娟噗嗤一笑,“我生什么气啊。”她是真的没生气,最多也就是憋屈。

    袁向媛拍拍自己的胸脯,“没生气就好。”说完她抿嘴一笑,“今天谢谢你啊,要不是你帮我揍郑小三儿,我今天头发都得被拽掉。”袁向媛心有余悸的摸摸自己的头发。

    “谢什么,不用谢,我老早就想揍他了。”

    两人相视一笑,有了一起打架的情谊,两人之间的关系又亲近不少,袁向媛拉着林郑娟说了不少大院里的事儿,期间林郑娟觉得袁向媛那张脸太过辣眼睛,从卫生间打了盆水给她敷了脸,敷完了,林郑娟感觉看着舒服多了。

    袁向前一直站在门外,听着屋里隐隐约约传来的说话声,心里松了一口气。

    袁向媛张牙舞爪的看着挺厉害,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袁向媛她就是个纸老虎,这些年要不是他看着,大院里那些好朋友帮衬着,早就不知道被欺负到哪里去了,就拿今天这事儿来说,要不是林郑娟打郑小三儿的那几巴掌,袁向媛还不知道要遭什么罪呢。

    想到这里,袁向前嘴角扯出一抹嘲讽的笑,大步走下楼。

    楼下的客厅里,袁国庆和郑又荣都坐在沙发上,郑又荣在和袁国庆解释今天的事儿,袁国庆沉着脸听着,时不时的喝一口茶缸里的热水。

    袁向前故意发出重重的脚步声,袁国庆转过头,“媛媛还哭吗?”

    “不哭了,和娟子在房间说话呢。”他大咧咧的占据沙发的一角,坐下就不走了。

    对面单人沙发上的郑又荣不自在的挪了挪屁股,不知道为什么,她在这个继子面前,格外不自在。

    袁向前翘着二郎腿,从桌子上拿了袁向媛的练习册检查,充当自己不存在。

    袁向前的妈妈在他十二岁就病逝了,当年袁向媛才五岁,袁国庆当时正是关键的时候,亡妻的葬礼过后便是整日整日的在部队忙碌,袁爷爷袁奶奶也还没退下来,兄妹俩没人带,袁向前便学会了自己洗衣做饭收拾屋子带小孩。

    可以这么说,袁向媛是被袁向前一手带大的,小时候袁向媛不好教,袁向前为了让妹妹听话,硬生生的将自己变成了面瘫。

    想起这些往事,袁国庆让袁向前离开的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他疲惫的捏捏眉心,对郑又荣说:“既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儿,以后媛媛就不用去郑家了。”想到林郑娟,他顿了顿,“至于娟子,全看她愿意。”

    袁国庆只是一个继父,他再能耐,也不能全部替继女拿主意。

    郑又荣面皮发烫,难堪的点头,她现在别的不求,只求袁向媛看在她这两年来的真诚以待的份儿上,不要把今天的事儿说出去,袁家二老本来就不喜欢她,要是让他们二老知道了郑家的人欺负了袁家的人,她以后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至于带着林郑娟会郑家,郑又荣又在心里叹了口气,还是算了吧,她爸妈本来就重男轻女,她今年去西南把女儿带回来她们就不乐意,前几回带林郑娟回去她们连好菜好饭都招待的不情不愿的。现在林郑娟把她娘家的宝贝疙瘩给揍了,回去更是有的说啊。

    “还有,郑家你也少回去。”袁国庆冷声吩咐,郑又荣只觉得自己的见面被扔在地上踩了又踩,在继子面前越发抬不起头来。

    “还有,你上次和我说的那件事,办不成了,体制不一样。”袁国庆低头翻看报纸,不去看郑又荣难看的表情。

    袁国庆嘴里说的事儿是郑又荣单位儿的的事儿,郑又荣单位的主任今年就该退下来了,退下来以后务必要有一个新主任,郑又荣只是其中之一的选手,之前她求过袁国庆,袁国庆答应帮她了,如今又忽然反悔,郑又荣脸色难看至极。

    袁向前听到这里,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去做饭,荣姨,你们都还没吃呢吧?”

    这么短的时间,哪里有功夫吃饭,袁向前在明知故问。

    郑又荣哪里能让袁向前去做饭,连忙站起来,“还没吃呢,你歇会儿吧,我去做。”

    袁向前点点头,又坐下了,袁国庆站起来,对袁向前道:“你跟我来。”

    袁向前跟在袁国庆后面往一楼客厅边上的书房走去。

    才刚刚进入书房,袁国庆就道:“明年六月份的高考,你有没有把握考到军校去?”

    袁向前有些意外,他以为袁国庆会骂他呢,他都想好了怎么应付袁国庆了,不过袁国庆不提,袁向前也乐得轻松,于是,他回答道:“肯定能进军校,你就等着我的录取通知书吧。”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