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我在八十年代围观军婚的日子 > 105.【第105章】

105.【第105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回到家后, 袁国庆已经做好饭了,他看郑又荣脸色不好, 关心的问道:“谈得怎么样?”袁国庆刚才做饭的时候都心不在焉的,安父安炳胜和他虽是同级,但到底比他多入伍几年, 先不谈私底下的关系, 就这多出来的这几年就能压死一个人, 这时候政治格局虽然明朗了, 但是在某一些方面却还是乱着呢,他们这些从军的虽然不参与政治斗争, 在某些方面也还是要注意的。

    郑又荣去厨房帮着他端东西, 恨恨的道:“安瑶瑶被她妈打了一顿。”安瑶瑶都被打了,她还能怎么说?再说下去, 那就是得理不饶人了。

    袁国庆对林郑娟道:“以后被欺负了不能不说,你袁叔叔没什么本事,但也不至于让你被欺负了。”

    林郑娟乖巧的点头, 吃完饭后例行在客厅写作业,林郑娟右手受伤了, 写得格外慢, 等她写完了, 袁向前才从外面回来, 袁向媛听到动静跑到院子里接她。

    部队大院没什么秘密, 林郑娟被找麻烦的事儿就这么半天的功夫就被传的沸沸扬扬的, 连身在高中的袁向前都知道了。

    “娟子没事儿吧?”袁向前问。

    袁向媛摇摇头, 想到还在客厅茶几上奋笔疾书的林郑娟,小声说道:“也不是没事儿,瑶瑶姐要打她,她躲的时候才到地上的石子上摔了一跤,手上全是伤口,要不然我们早就睡觉了。”说起这个袁向媛就一脸郁闷,袁国庆规定她和林郑娟作业必须在一起写,还要在客厅写,可客厅没有书桌啊,她和林郑娟就在茶几上写,她腿长没地方搁,真是憋屈死了。好不容易她写完了吧,林郑娟还没写完呢,她自己上楼睡觉也不厚道,只好等林郑娟一起了。

    “安瑶瑶为什么要找娟子麻烦,弄清楚了吗?”

    袁向媛就把事情从头到尾的说了一边,袁向前抿着嘴巴,脸色比往日还要冷峻一些,眸色幽深,不知道在想什么,等袁向媛说完了许久,他才表示他明白了。

    进了门,袁向前把外套脱了搭在门后的衣挂上,“我有点饿,要吃饭,你吃吗?”

    袁向媛摸摸肚子,“饿。”说完她一扬声,“娟子,哥说要做饭吃,你吃不吃啊?”

    林郑娟写完最后一撇,忙不迭的点头,饿饿饿,她要饿死了。

    袁向前见她不像有事儿的样子,就进厨房做饭去了,等袁向前炒好饭出来,林郑娟也写好作业了,袁向前把饭盛在大碗里端出来,对袁向媛道:“你去问问爸和荣姨吃不吃。”

    袁向媛往一楼书房跑去,在书房的正对面是袁国庆和郑又荣的卧室,袁向媛敲了门,里面传来话音以后她才打开门进去,过了一会儿她蹬蹬蹬的跑出来,对袁向前说:“他们说不吃。”

    袁向前点点头,从厨房的碗橱里拿出三幅碗筷,此时,林郑娟也把书包收拾好了。

    吃了饭,三人关了客厅的灯上楼睡觉。

    一楼主卧室里,郑又荣从卫生间洗了澡出来,袁国庆已经睡着了,呼声打的震天响,郑又荣坐在梳妆台前,伸手从瓷瓶子里挖出一点雪花膏,慢慢的抹在自己的脸上,抹到眼角时,她的手久久的不愿意从眼角离开,她老了,哪怕保养得再好,岁月也不可避免的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她的眼角,已经有清晰的细纹了。

    她抹完雪花膏,走到床边关上灯掀开被子躺在床上,平躺在床上,郑又荣怎么也睡不着,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她却梦到了以前做知青时的生活,从梦中醒来,她彻底的睡不着了,一闭眼,看到的就是从前。

    起身到卫生间洗了个脸,冷水刺激在脸上,似乎让她那颗混乱的心也得到了片刻清醒,以前她的生活过的不如意,但至少有开心的时候,现在她的日子过得也不顺心,却连开心都没有了。

    她后悔抛夫弃子吗?她扪心自问,有过的吧,只是人啊总得往前走的,她过够了农村的日子了。

    *

    第二天去上学,林郑娟在桌子上面画了一根三八线,说她幼稚就幼稚,现在林郑娟只想离安婉婉远远的,至于以后她会不会和袁向前结婚,林郑娟是半点不关心的,反正她打定主意了,高中就住校,以后没事儿少回袁家去。

    安婉婉看着,眼泪挂在眼眶处,要掉不掉,林郑娟又不是男的,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心思。

    下午放学,袁向媛拉着林郑娟去了她奶奶家,袁向媛的奶奶家离袁向媛家有点远,她们要过去必须得坐公交车,两人在校门口等了许久,一起坐上车。

    公交车走过两站地,终于到袁奶奶家住的地方了,袁奶奶家住的也是家属院,在他们这个院里住的都是公安检查一类的人,都是林郑娟这种小屁民接触不到的。

    一个月前,要是有人和她说有一天她能自由出入这种地方,林郑娟肯定会让他洗洗睡,别一天天的瞎做梦。

    袁奶奶家住在十七排三号,她家的房子充满古韵,青砖绿瓦的两进小院,袁向媛和林郑娟进了门,直奔后院,后院里,袁爷爷坐在桂花树下的石凳子上闭着眼睛,身体随着石桌上的收音机来回晃动,林郑娟她们进门发出的声音他都没听到。倒是在房间里的袁奶奶听见动静,从屋里出来了。

    “奶奶。”两人同时喊道。

    “哎哟,奶奶的小媛媛来了啊?前面你爸爸回来说你生病了,好些了吗?”袁奶奶搂着袁向媛道。

    星期天袁向媛没有回来,袁国庆撒谎说袁向媛身体不舒服,可把袁奶奶担心坏了,“好多了好多了,我可想你了奶奶。这不,我一好就来看您了。”袁向媛哄着她奶奶。

    袁奶奶拉着袁向媛四处看了看,确定她脸色还好身上也没伤后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她笑容不变的拉过站在一边当布景板的林郑娟,另一只手再抓住袁向媛,“走,进屋待着去,你们小姑买了外国的那什么巧克力蛋糕回来了,甜腻腻的可难吃,正好你俩来了,吃完它。”

    袁向媛眼睛一亮,她最爱吃的就是甜食了,只不过袁国庆管的严,不让她多吃,郑又荣嫁过来以后知道了也克制着不给她多吃。

    进了屋,临窗的地方有个小矮炕,炕上铺了一层竹席,竹席上面放了个炕桌,炕桌上面搭着还没做完的针线。

    林郑娟和袁向媛才将坐下,袁奶奶便从橱柜里拿了蛋糕出来,林郑娟和袁向媛一人拿了一块吃,袁奶奶又给她们每人倒了一杯水。

    一块蛋糕吃完,袁家去上班的人,去上学的人都回来了。袁奶奶一共生了四个孩子,两个男孩两个女孩,袁国庆排行老三,在他之上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

    袁大伯今年已经47了,长得和袁国庆有五分相似,早些年也是当兵的,后来便转业到了公安系统,如今已经是宣城分局的副局长了,如果不出意外,明年必将再进一步。

    袁大伯母今天比袁大伯小两岁,是一个工厂会计,两人共育有两子一女,老大老二是对双胞胎男孩,如今已经大学毕业在单位实习了,老三是和女孩,今年刚上大一。

    袁大姑出嫁到景阳区了,轻易不归家。

    袁小姑是个人物,她和郑又荣一样都是下乡知青,也都是一样的年纪,也一样在乡下结了婚,生了一儿一女。高考恢复那一年也一样的考了大学,人生轨迹和郑又荣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就是她没有抛夫弃子,而是费尽了功夫将他们弄到了城里。

    如今袁小姑父在小学门口开了一家学习用品店,生意相当不错。

    他们的孩子男孩比袁向媛要大些,和林郑娟她们在一个学校读书,今年读初二,叫做骆俊生,成年后深爱安婉婉,是书中的深情男配,能为安婉婉去死的那种,戏份相当的多,从而也就导致了林郑娟看到他就觉得牙有点儿酸。

    骆俊生的妹妹叫骆俊月,今年才6年级,她一进屋,就蹿到了林郑娟和袁向媛这边,和她们说起悄悄话。

    家里人回来了,袁爷爷也不听歌了,提着收音机进了屋。

    袁大伯母和袁小姑去厨房做饭,林郑娟她们三个小姑娘跟着去厨房帮着做洗菜一类的小活儿。走之前,林郑娟看到骆俊生拿着一本书出来仔细的看,林郑娟瞄了一眼,孙子兵法,啧。

    袁大伯母和袁小姑都是和善的人,袁家对林郑娟虽然并不是很亲近,但也没有人为难她过什么。

    林郑娟三人抱着个碗,坐在小凳子上剥蒜。

    “今晚吃饺子,娟子喜欢吃吗?”袁大伯母笑着问林郑娟。

    林郑娟点点头,“喜欢吃的,大娘。”

    袁小姑在一点哈哈笑,“小姑娘不诚实啊,南方人吃饺子那是越吃越饿的,不过没关系,今天小姑给你包辣味儿的饺子,保证让你吃得饱饱的。”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