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我在八十年代围观军婚的日子 > 108.【番外顾】

108.【番外顾】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此为防盗章  第8章

    顾仲斌收到林郑娟的信, 已经是五天之后了, 他到门卫室拿了信, 一瘸一拐的走回宿舍。

    他的宿舍是20人间的,上下床一共有十张三层的高低床,他睡在第二层, 艰难的爬上床做好, 他才打开信,看着信,他的脸上不自觉的露出微笑。

    “哟,你家小情妹妹又给你来信啦?”顾仲斌的好友林春军一手端着一个饭盒回来, 见到顾仲斌这副春心荡漾的样子, 打趣道。

    顾仲斌一目十行的看完信,折叠好装回信封, 好好的放在枕头下, 放好就怼林春军, “啥情妹妹,那是我妹妹。”

    林春军不屑的嗤了一声,“我信你我就是猪,要真是你妹妹你能这幅样子。”

    后面那句话顾仲斌当做没听到, “那你就一直做猪吧。”顾仲斌小心的从床上下来,接过林春军手里的饭盒, 大口大口的吃着, “你回家和你爸妈说了吗?参军的事儿?”

    林春军咀嚼完嘴里的饭, “说了, 不同意,不过我爸妈和你爸妈不一样,我爸妈没动手。”

    顾仲斌面无表情,那天他在家说完后,还没下饭桌呢,就被他爸爸他妈妈混合双打了,他妈说要打断他的腿,就一直往他腿揍,到现在他还一瘸一拐的呢。

    林春军叹了一口气,“也不怪咱爸妈,当兵的虽然光荣,但是哪里有考大学好。”

    顾仲斌恩了一声,然后道:“我也想过以后的路,考上大学,然后一辈子就浑浑噩噩的过,我不想过那样的日子。”顾仲斌认认真真的想过许久的,考上大学,大学毕业以后分配工作,每天做着一样的事儿,到了年纪就娶妻生子,日子一看就能看到头,那样的日子过着有什么意思,可如果去当兵就不一样了,去当兵了的话,每一天的日子都充满了未知。

    林春军能和他成为好朋友,在面对某些事情,想法都差不离,林春军的想法和顾仲斌的不谋而合。

    “革命尚未成功,我们都要努力。”

    顾仲斌因为林郑娟的来信而愉悦的心情一下子就没有了,眼看着体检的日期越来越近,他一边吃饭一边琢磨着要怎么去说服他爸妈。

    *

    又是一个周末,林郑娟一大早就被郑又荣从床上挖起来了,她今天要和郑又荣回郑家。

    林郑娟又想死一死了,郑家那情况,复杂得很。

    郑又荣是老二,在她之上有一个哥哥,在她之下,有两个弟弟,她虽然是家里唯一的女孩儿,但她外公外婆重男轻女,当年上山下乡的政策一下来,就让郑大舅接了她外婆的工作,让郑又荣到乡下去历练,后来又有人要下乡了,她外公又把工作让给了她二舅,自己退了下来,她小舅没赶上上山下乡的浪潮,读完初中就去当了个学徒工,如今日子也过得挺好。

    林郑娟其实有点想不明白她妈,她不怨恨吗?

    林郑娟慢吞吞的穿上衣服下楼,在楼下遇到了同样神情郁闷的袁向媛,袁向媛上个星期去了她姥姥家,这个星期她就得跟着林郑娟上郑家去。袁向媛可讨厌郑家人了。

    见郑又荣上了厕所,袁向媛蹭到林郑娟身边,“你也不想去你姥姥家吧?”不等林郑娟回复,她又道:“我也不想去,郑姥姥家人太多了,好烦人。”她嘟着嘴巴。

    林郑娟在心里翻个白眼,袁向媛她姥姥家人也没少到哪里去啊。

    再不情愿,吃了早餐,林郑娟和袁向媛也爬上了袁国庆的车。

    车子开了30分钟,就到了郑家的胡同口,林郑娟三人下车,袁向前和袁国庆今天要上招兵办去,袁向前决定好要从军,那有些东西,他们就得及早的运作起来了。郑又荣和车里的袁国庆摆摆手,等袁国庆开着车走了以后才领着林郑娟一起往胡同里去。

    郑家住的地方是大胡同,才一走进,就听到各种各样的嘈杂声音,袁向媛挽着林郑娟的手臂,郑又荣走在她们前面。

    “我最讨厌来这个地方了,我跟你讲,我去年来这个地方,我大舅买给我的发卡就被偷了,那个发卡我特别喜欢。”说到心爱的发卡,袁向媛露出一个难过的表情来。

    林郑娟轻轻拍她的手以示安慰。

    说着话,就到了郑家,郑家门口有一个巨大的香椿树,推开院子的门,走进去就是小倒座房,倒座房被当做了厨房,出了倒座房,是一个巨大的院子,在院子的两边是东西厢房,正房就在前方。

    就在林郑娟她们进门的同时,已经有人从东厢房走出来了,走出来的女人年纪不大,头发挽在脑后成一个髻,穿着一身灰蓝色,见到林郑娟她们,那个女人脸上堆起了笑容。

    “又荣回来了?”她一边说一边往身后的房子里喊,“又坤,快出来,又荣回来了。”

    “来了。”不多时,便从东厢房出来一个高大的男子,他也穿着烟灰色的衣服,梳着小平头,戴着一副眼镜。

    “大舅。”林郑娟和袁向媛齐声喊道。

    郑大舅笑着答应,“来了?快进屋坐。”

    一行人上了正房,正房里没有人,郑大舅妈说:“爸妈出门遛弯儿去了,几个小的在家待不住,也跟着去了。”至于她们的那两个弟弟弟媳妇儿,郑大舅妈没有说。

    郑又荣显然也不想提,“小三儿也去了?”

    小三儿是郑大舅妈的独苗苗郑平,在家里排行第三,今年十岁,比林郑娟他们都要小。

    “去了,那个皮猴,在家待不住。”郑大舅妈嘴上是这么说,脸上却满是宠溺的笑容。

    三个大人依次落座,寒暄了起来。

    林郑娟被袁向媛拉着坐到客厅旁边的矮炕上,一边听着大人聊天,一边和林郑娟说悄悄话,“郑小三儿可烦了,去年把我的头发上扎着的头花都拽掉了。”

    “那你没揍他?”林郑娟也不喜欢,郑小三儿实在是太凶熊了,郑娟一共来郑家两趟,每来一趟,她都要被郑小三儿拽一次头发,要不是闹开了不好,林郑娟早上手揍了。

    袁向媛一撇嘴巴,“本来想揍的,但是很后来想想,我要是揍他,他肯定会告状,我肯定会被我爸爸揍,算了算了。”袁向媛的算了是咬着牙齿说的。

    林郑娟拍拍她的肩膀。

    正想说话,屋外的门就被打开了,然后他们就听见啪啪啪响的脚步声,没过一分钟呢,一个男孩子就窜进了屋里,林郑娟和袁向媛的脸霎时间就黑了,原因无他,进屋来的正是郑小三儿。

    “嘿嘿嘿嘿,林郑娟,袁向媛你们来了?我老早就见到你们进家门了,我回来得快吧?我爷奶他们都没见着你们呢,我也没告诉他们,嘿嘿嘿嘿。”郑小三儿比林郑娟他们小三岁,却不叫他们的做姐姐,直接称呼其名,郑家人听到了也只是不痛不痒的呵斥几句,郑小三儿根本不惧。

    林郑娟和袁向媛假装没听见,不答应,坐在凳子上的见林郑娟她们无视郑小三儿,脸色就不好了。

    郑又荣脸色不变。

    郑小三儿麻利的爬上炕,伸手就去拽林郑娟两人的头发,林郑娟躲得快,袁向媛慢半拍,被抓了各正着,郑小三儿嘿嘿一笑,使劲儿往后一拽,袁向媛吃疼,啊的叫了一声,往后仰去。

    林郑娟吓了一跳,赶紧去掰郑小三儿的手,但郑小三儿这个熊孩子虽然年纪不大,但力气可不小,一时之间林郑娟居然没能掰开反而让与袁向媛更加疼了。

    郑又荣也反应过来了,也过来帮着,但郑小三儿就是不放手,袁向媛一直是家里的小公主,什么时候被这么对待过?可她每次来郑家,她都要被欺负,加上头皮疼得厉害,她哇的一声就哭出声了。

    林郑娟听见袁向媛的哭声,急了,对着郑小三儿的背就打了两巴掌,她下了十足十的力道,郑小三儿被打了自然不干,放开袁向媛的头发去打林郑娟。

    林郑娟身经百战,能被他打到吗?开玩笑!郑小三儿发狠了,嗷一声就要冲过来,被郑又荣拎着后领子抓起来了。

    郑又荣抓着郑小三儿,转头看向郑大舅妈两口子,“大哥,大嫂,你们就不打算管管?”

    郑大舅一脸尴尬,但郑大舅妈却是满不在乎的样子,她心疼的看了一眼在小姑子手底下挣扎的儿子,对郑又荣也不满意了,“又荣你这是干啥?小孩子打架就打架了,越打架那感情不就越好吗?”说完,她还找了个同盟,“是吧,又坤?”

    郑大舅瞪了妻子一眼,抓过郑小三儿,一把拽下郑小三儿的裤子,对着郑小三儿的屁股墩儿就是啪啪几巴掌,他用劲儿很大,打完了郑小三儿的屁股就通红一片了。

    郑大舅妈嗷的一声,就去护儿子,和郑大舅厮打对骂起来。

    袁向媛再也不想在这里待下去了,整理整理头发,抓着林郑娟的手就下炕往外走,正好林郑娟也不想在这里待着了,顺势就出去了。

    郑又荣深深的看了眼郑大舅妈两口子,追着两个孩子走了。

    出了门郑又荣还能听到她大嫂对着她大哥的叫骂声,郑又荣忽然觉得很累很累。

    袁家是个大家族,她嫁给袁国庆是高攀,袁家人没几个看得上她的。袁向媛在袁家是个小公主,和她也亲近,郑又荣之所以经常带着袁向媛回家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想让袁向媛对郑家有个好印象,日后只要在袁家说一句郑家的好她的好,对她都是帮助。

    袁向媛之前也和她说过郑小三儿喜欢欺负她,因为没有亲眼看见过,她也就没当回事儿,还满不在乎的对袁向媛说郑小三儿是喜欢她才这么和她玩的。

    郑又荣眼前一阵儿阵儿的发黑。

    林郑娟想着顾仲斌的身高,笑了,“高,和向前哥不相上下。”不仅高,顾仲斌还长得很帅,专门捡了顾家人的优点长,高高瘦瘦的,五官俊朗,加上他性格开朗时常笑着,很有一股阳光少年的味道。

    在林郑娟上小学时,不少女孩子都乐意找顾仲斌玩耍,可惜顾仲斌不解风情,放学就跑来找林郑娟玩,等到上初中高中了,也没听说和哪个女孩子走的近些。

    袁向媛觉得她受到了欺骗,但她不死心,于是道:“可是我听说南方人都很矮啊。”

    这种论调林郑娟上辈子听得多了,所以她听着虽然不舒服但也没有发脾气,“哪里有那么绝对,北方也有矮人,南方也有高的,都看自家基因啊。”

    袁向媛仔细一想,觉得林郑娟说的也对,她姥姥家的二舅妈就生的不高,那也是个北方人呢。

    两人就跳过了这个话题,转而说起了别的,安婉婉没加入她们的话题,而是自顾自的沉思着,时而笑笑,时而蹙眉。

    林郑娟看着,觉得真是太有意思了,书上说的果然不虚啊,安婉婉真是个感性的人,她就说了那么一句似是而非的话,安婉婉就能沉浸在自己的脑补里,不可自拔。

    *

    周末这天林郑娟起床后没有立刻下床,而是在床上赖了一会儿,想到昨天袁向媛说的话,她把腿搭在墙壁上,后背着床将整个身子绷成一条直直的线,等到自己完全受不住了,她才放下腿躺在床上,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听到走廊上传来动静了,她才起床换衣服,在看见那套运动装的时候,她想了一下,还是没穿上。

    下了楼,早餐郑又荣已经做好了,在厨房热着,而她本人已经和袁国庆一起出门了,她所在的单位每周都要有人值班,这个星期轮到她了,因此,一大早她就走了。

    林郑娟去厨房盛了一碗粥坐到餐桌时袁向媛也下来了,她今天穿了一身粉粉的衣服背着一个大书包,到了楼下,她把书包往沙发上一扔,也到厨房去盛了碗粥出来,桌子上有一小碟子的咸菜,两人就着咸菜吃了两碗粥。

    “娟子,要不要和我去我姥姥家?”袁向媛走之前问林郑娟。

    林郑娟想到袁向媛姥姥家那一家子人,打了个冷颤,头摇得像拨浪鼓,“不去不去,你好好玩。”

    袁向媛点点头,和林郑娟挥挥手,走了,她今晚上就住在她姥姥家,不回来了,明天直接上学校去。

    林郑娟把碗洗了,想起安婉婉一会儿要来找她,她上楼拿了书到楼下沙发上坐着看,林郑娟没等多大会儿,安婉婉就抱着几本书来找她玩了。

    林郑娟给她倒了杯水,两人在沙发上坐下。

    安婉婉四处看了看,过了一会儿,低声问林郑娟:“娟子,家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林郑娟眼睛不离书本,点点头,“我妈今天值班,叔叔和向前哥去部队了。”

    安婉婉听了林郑娟的话,一下子就蔫吧下来了,林郑娟看着好笑。

    其实她很羡慕安婉婉的,她身上对爱情的那种十年如一日的坚持、勇敢,都是她所没有的,林郑娟没喜欢过谁,也没有想过要喜欢谁,但面对纯粹的感情,她是很羡慕并期待拥有的。

    安婉婉一转头,就见到林郑娟羡慕的眼神,她有些羞涩,“你知道了啊?”不是每个人都像袁向媛一样粗神经的,她表现得那么明显,林郑娟发现也是很正常的。

    林郑娟有些惊讶于安婉婉的坦荡,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这就是书中的女主啊,还是个可以和男主并肩作战的女主,也许她确实单纯,但绝对不傻。既然女主角都成承认了,她也大方的点头了。

    安婉婉用手撑着下巴,看着窗外笑的一脸温柔,“娟子你知道不,我可喜欢向前哥了,我都想好了,等我长大了就嫁给他。”

    林郑娟看着她,道:“一定会的。”

    安婉婉的脸颊上瞬间就升起了两团红晕,她略带娇羞的低着头,手一下又一下的揪着茶几上垂下来的明黄色桌布,“恩,肯定会的。”说完噗嗤一笑,林郑娟也笑了起来。

    安婉婉说出了这个隐藏在心中许久的秘密,她心中轻松了许多,和林郑娟也打从心里亲密了许多,和林郑娟絮絮叨叨的说了许多关于袁向前的事儿,林郑娟书也不看了,一只手抻着腮帮子听她说,时而应和几句。

    等安婉婉终于说完了,她问林郑娟,“你的那个青梅竹马怎么样啊,你喜欢他吗?”

    林郑娟一怔,然后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她一边笑一边对安婉婉说:“我和他不可能的啦,我把他当哥哥看的,和他结婚想想都觉得难受。”

    “为什么啊?”

    “我和他一起长大的,小时候我们几乎同吃同睡,好得能穿同一条裤子,他的黑历史我都知道。”说道这里,林郑娟露出一个一言难尽的表情,“和他结婚,算了吧算了吧。”

    安婉婉不是很明白,同吃同睡不好吗?她倒是想和向前哥同吃同睡呢,可是她没机会啊。

    林郑娟看安婉婉那样子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她对顾仲斌是真的没心思,她现在还记得顾仲斌九岁的时候还尿床呢,尿床也就算了,关键是顾仲斌他尿完床了还死活不承认,被顾大伯顾大妈打得哇哇大哭。

    当时林郑娟才被扔给顾仲斌没多长时间,她当时只有一个想法:这怕不是一个傻子吧。

    时隔多年,往事历历在目,林郑娟觉得,这事儿她能记得一辈子,等以后顾仲斌结婚了有孩子了,她也有话题能和他家孩子说了。

    和安婉婉又说了一会儿话,两人便开始看书,一时间,屋内静悄悄的,阳光从窗子内照进来,挂在茶几正前方墙壁上的钟表内时针走过一圈又一圈。

    林郑娟写完英语老师布置的作业后往墙上一看,吓了一跳,都十一点了,安婉婉还在咬着笔头写字,林郑娟把笔一放,问她:“十一点了,你写完了吗?”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