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九卿无双画 > 第二卷 第一百零一章:羞辱凝韵不留情

第二卷 第一百零一章:羞辱凝韵不留情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宗凝韵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她自己的性命,她能有今天,全是她自找的,当日种下的因,今天就要收那果,自己尝。

    白千芷好以整暇的站在凤鋆九卿身后,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看热闹的心态,戏谑的看着宗家兄妹二人。

    就在这时,哭的喘不过气来的宗凝韵一看到凤鋆九卿来了,连忙爬到凤鋆九卿的半米处,“九卿,九卿,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我没有!”宗凝韵惊恐的声音突然响起,一直低头哭泣的她在看到凤鋆九卿瞬间就崩溃,不,她不想凤鋆九卿看到她这么狼狈的样子!

    她当然惊恐,一心想嫁给凤鋆九卿,甚至不惜杀掉白千芷,铲除自己的潜在对手!

    而现在偷鸡不成蚀把米,皇叔嫁不成,还失了身,甚至还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看到她和一个身份卑贱的马夫睡在一起!

    可是,还不待宗凝韵哭诉自己的满心满身委屈,那个一直默默不说话的马夫却是跑到凤鋆九卿跟前,噗通一声就直直的跪下去!

    “王爷,奴才,奴才给您蒙羞了,求王爷赐死!”那个马夫抬起头,一脸视死如归的模样,抛开他的身份不说,那张脸长得倒还是有几分阳刚之美!

    “你是本王手里的人,既然想求死,那本王也得知道这原因是什么,如果用了什么下作的手段,本王自然不会让你多活一刻钟!”虽是凤鋆九卿是在对着那个跪着的马夫说的,可也将宗凝韵带了进去,这其中的原因,恐怕没有谁比他凤鋆九卿更清楚的了,他一手策划的,只不过想再听一遍,让宗凝韵再一次受辱而已,伤了他的女人,就要有本事承担他的怒火,不管男女!

    “奴才,奴才……”马夫口齿间有犹豫,那宗凝澈一看,更加恼火,这都是什么事,正要开口强辨!

    凤鋆九卿却先一步道:“悠闵你太让本王失望了,有什么事到大厅再说,怎么一个个站在这里,像看戏一样。”

    “皇叔教训的是。”凤悠闵连忙告饶,虽然皇叔这是在责怪他。可凤悠闵知道,如果皇叔不是对他有所器重的话,连一个正眼都不会给的,心里反而有些高兴!

    凤鋆九卿简单的应了一句,又对着向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故作痴傻的凤悠然说道:“还有你,悠然,别忘了你是凤幽国的王爷,不要像个小孩子一样,到处乱扔东西!”凤鋆九卿这样说,无非就是在提醒凤悠然,他手里的证据要准备好!

    凤悠然对着凤鋆九卿眨了眨眼睛,算是回应他的斥责。

    白千芷无聊的站在凤鋆九卿身后,听着凤鋆九卿对着他们凤幽的人都数落了一遍,感情人家这是教训人上瘾了!

    不过,有身份的人就是不一样,更何况是凤鋆九卿这样名高望重的人,白千芷看着低眉顺眼的三王和五皇子,心里那叫一个羡慕呀。

    还是凤鋆九卿活得滋润呀……

    凤鋆九卿收到凤悠然的眼神,满意地点了点头,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宗凝澈和宗凝韵一眼,转身就朝外走去。

    “九卿王!”宗凝澈很是不满,他们是九卿王请来的客人,发生这样的事情,九卿王第一个脱不了干系,这会训完自家的人,他就这样走了?难道他的皇妹就这样不明不白的丢了身子?

    九卿王停下脚步转身,微微抬头,一脸冷漠的道:“怎么?澈太子有话要说?”

    “有话要说?本殿下当然有话要说,九卿王,在你的别院本宫的皇妹出了这样的事情,难道本宫不应该问吗?”宗凝澈将凝韵拉起来,护在自己身后,气势十足的与九卿王对视,想要将九卿王的气势压下,可是……

    凤鋆九卿的气势又岂是他一个太子能压住的!

    九卿王从一进来的那一刻,就成了整个院子的重心,众人都忍不住看向他,当然,在凤鋆九卿的光环下,大家都自动的忽略的站在他身后的白千芷!

    “澈太子,你想问什么?你要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都不是大家所想看到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待会就会有答案,澈太子你现在无故叫嚣,难道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被发现是么?要知道,本王可不是白千芷,会任由人欺负。”凤鋆九卿若有所指,眼含嘲讽。

    你们澜沧国的九公主金贵得很,难道他的千芷就不金贵了么,他都舍不得碰的人,宗凝韵倒好,还把人给推下悬崖,想要杀掉。

    这样的人活该收到这样的惩罚,做了初一,难道就不允许他做十五。

    白千芷一听,心中微微一暖,恐怕会当众维护她的人也就只有自己的父亲和面前的凤鋆九卿了!

    一时间,心中好像什么被打翻了一样,一发不可收拾……

    “九卿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本殿下还会害自己的妹妹不成,荒唐至极!”宗凝澈在听到凤鋆九卿那暗含隐语的话,话中有话,微微一怔,不知为何他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愤怒,而是不安!

    九卿王不会是知道宗凝韵昨夜下的药了吧!这一着急,连忙看向宗凝韵,正好看到宗凝韵眼中一闪而过的惊恐!

    凤鋆九卿原本想要给澜沧国留点面子,可惜对方不领情,既然如此就别怪他狠了,这个马夫是他安排的,叫他上了宗凝韵,也是他安排的。

    既然宗凝澈冥顽不灵,那他就不会给他和宗凝韵一丝一毫的面子!

    看向跪在地上的马夫,冷声道:“昨夜,你在哪里?在干什么?是你去找九公主的,还是九公主找到你的?你强迫她的,还是她强迫你的?她是怎么强迫你的,一五一十的全部说出来”凤鋆九卿狠心起来,果然连女人的面子都不会顾及。

    哪怕对方是个公主。

    不理会宗凝澈愤怒的眼神,直接寻问当事人之一。

    宗凝韵一张脸变得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陷进去,看向凤鋆九卿的眼神,也变得十分幽怨,他为什么就要这样侮辱自己……

    “王爷,昨天夜里,您遣散众下人,不必打扰的时候,奴才就回到了马厮里,打扫马圈。然后,穿,穿的……”马夫说道这里,害怕的看了一眼对面的宗凝韵一眼,看见对方那个杀人的眼神,他马上就不敢说话了!

    凤鋆九卿随意的一撇宗凝韵,冷冷道:“着急什么,待会就到你来说!”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