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你曾是我心头星光 > 正文 33自始自终我爱的都是你

正文 33自始自终我爱的都是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只要是我能够做到的,我一定会答应您的,只求您能高抬贵手,放了我们宁家。”“放心,这件事情简单的很。”蒋御庭的目光若有若无的往宁安的身上看着。“我知道可可小时候就被你们送往乡下,也知道她不被你们喜欢,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将宁安逐出宁家,对外宣布,宁可才是宁家唯一的大小姐。”宁安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蒋御庭的这个要求。宁父也有些为难,蒋御庭眼眸危险的眯了眯,冷冷说道:“宁先生,你可想清楚了,究竟要保谁舍谁。”蒋御庭的话似乎染上了几分的威慑,宁父思索了一会儿,咬了咬牙:“我会按照蒋总的吩咐办事的,只是希望蒋总能够言而有信。”“你怎么可以和安安断绝关系?她可是我们的女儿,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宁母哭泣着,大喊着,扑了上来,捶打着宁父的胸膛。宁安是她一辈子的命啊,是她最宝贝的女儿,怎么可以断绝关系呢?这跟要了她的命有何区别?“够了,还嫌不够丢人吗?”宁父大吼了一声,带着十足的愤怒。若不是宁母太过于偏心的话,何至于今天落到这个不可扭转的局面?宁母顿时吓住了,但是并没有持续多久又哭了起来。抱住了宁安,母女两个哭成一片:“我的安安啊,你怎么会那么命苦呢?”蒋御庭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眼中闪过了一道厌恶。冷笑了一声,宁安是他们的女儿,那宁可呢?就不是了吗?他的心里真是为宁可感到悲痛,这么多年,究竟是生活在一个怎么样冷血无情的家庭。“看来宁夫人不大同意这件事呢?”蒋御庭轻笑了一声,“既然如此,不如这件事情就此作罢吧。”宁父一听着急了,虽然他平时也宠着宁安,但是这怎么能和公司相比呢?“蒋总,我一定会按照你的要求做的,至于她说的话根本就不算,我才是宁家的当家人。”宁母哭泣着,叫苦着,却也更改不了任何的结果。宁家父母带着宁安走了,蒋御庭将宁可抱在怀里,温柔的说:“可可,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在你的身边的。”宁可在蒋御庭的怀里哭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着他。“蒋御庭,你为什么突然变了?”现在的宁可已经冷静了下来。“为什么你以前喜欢宁安?现在却变了呢?”宁可想不通,更加搞不明白,蒋御庭究竟是对她愧疚还是真的爱上了她。蒋御庭愣了一会儿,还是说着以前他和宁安的事情,宁可这才明白,原来就是这样的一场阴差阳错。想到过去受的伤痛,宁可越想越难受,泪不断的涌了出来,脸上布满了泪痕。她紧紧的抱住了蒋御庭,啜泣着喃喃:“傻子,是我会爬树,是我捉虫子,是我给你递桃子,是我喊你傻子,你怎么连我都认不出来了呢?”蒋御庭搂紧了宁可,哭笑不得:“好好好,是我眼瞎,你尽管罚我,罚我一辈子给你做牛做马好不好?”宁可哭的更加凶了,声音里也满是哽咽。“讨厌,我才不要你做牛做马呢!”“那好!我给你做老公吧!”蒋御庭扬高音调,打趣道。宁可无语,气得一下锤在蒋御庭的胸膛上。蒋御庭胸口一震,心却是甜的,原来从楷书到现在,他爱上的自始至终只有宁可一个人。“可可,自始自终我爱的都是你。”一句话已经表明了蒋御庭的心意。“你对我是愧疚还是?”话没有说完,蒋御庭的唇就印在了她的唇瓣上。“我爱你,爱你,一直爱的都是你。”温柔而又缠绵的吻,让宁可不由得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一吻完毕,宁可这才发现她哭了,蒋御庭将她抱在怀里,安慰着她。闻着她身上的馨香,蒋御庭的某处已经坚硬起来,宁可感觉有什么东西顶着她,很是难受。她红着脸,尴尬的动了动身子。“有酒吗?”她突然很想喝酒,忘掉这一切的不愉快。两个人倾诉着这些年经历的一切,大多数的时间都是宁可在倾诉。蒋御庭听着她的遭遇,心中对她更加充满了怜惜。“蒋御庭,为什么,为什么他们都不喜欢我?在他们的心里只有宁安,从来都没有我的位置。”宁可的手臂环着蒋御庭的脖子,胸前的柔软抵着他的胸膛。一杯又一杯的酒灌下肚子,让蒋御庭的小腹处窜起燥热。宁可已经喝醉了,喝醉的时候还在哭着,到现在她还是想不通,为何她的父母从小就不喜欢她。放在床上,蒋御庭刚想离开,却被宁可一把拉住了手。“别走,别离开我。”这个时候的宁可像极了被丢弃的孩子,眼角还挂着泪痕,脸上有两坨红晕,甚是可爱。蒋御庭咽了咽口水,目光落在她的身上,眼中闪着热切。小腹处的燥热席卷了他的四肢,口干舌燥起来,下腹的某处,已经傲然挺立。宁可醉醺醺的,感觉浑身很热,她想要冰!想要降火!主动脱去了所有的衣服,很快就一丝不挂,蒋御庭有再大的忍耐力此刻也都化为了乌有。可可,这是你主动的,蒋御庭扑了上去,狠狠的吻着她,仿佛要把她揉进骨子里。一夜缠绵,第二天宁可醒来,感觉脑子晕乎乎的,不仅如此就连腿也酸痛的很。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