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错嫁良缘之后宫疑云 > 正文 第十八章 神秘的怪人(上)

正文 第十八章 神秘的怪人(上)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阳春三月春暖花开,一只刚刚学飞的画眉雏鸟在树枝间忽上忽下的乱蹦,最后落在树枝旁的小窗前,小鸟探头进去,吱吱咋咋的叫唤着,仿佛是在向小窗内的人讲述着外面的春光明媚。一束阳光透过小窗,照在冰冷的石板地上,也照在那抹蜷缩的瘦弱身体上,即使有温暖的阳光轻抚,那具身体仍然轻微的抖着,紧闭的双眼显示着她还没有醒过来。    “砰!”紧闭的牢门忽然发出一声脆响,惊得小窗上的鸟儿立刻展翅飞离,也将昏睡中的青枫震醒。    青枫倏地睁开眼,眼前一片白茫茫,什么也看不清,入目之处尽是一层层美丽的光晕,怔怔的盯着到片光晕看了好久,直到双眼开始刺痛,青枫才伸手遮住眼睛,昨夜发生的一切瞬间在脑中里重复,她现在是在宫里,在牢里!青枫立刻坐直身子,或许是动作太紧,胸口突然一痛,青枫猛的咳了起来,每咳一下,胸口就随之抽一下,那种疼几乎让她愿就此睡去,不再醒来。    青枫好不容易顺过气来,“哐当。”一声,一碗浑浊的稀粥从牢门下方的正方形小开口里丢了进来,因为力道太大,还撒出来不少,她已经快一天一夜没有好好吃东西了,就连水也没喝上一口。青枫挣扎着起身跑过去,捧起地上的瓦碗就往嘴边送,粥还未入口,一股馊臭味直逼而来,本就干渴的喉咙立刻受不了的干呕了起来。    这根本就是连狗都不会吃的馊食,偌大的皇宫,难道连一碗白粥都给不起吗?还是说,被关在这里人就连一只狗都不如!青枫冷笑一声,正要将手里的馊食丢到一旁,那道阴冷的女声再次响起:“不想死的话,什么东西都要往肚子里咽!”    是昨晚那个声音!青枫握着碗的手一抖,慌忙抬头看去,最先看见的不是人影,而是一道用手臂粗的树干阻隔的围栏,树干排列得很密,只是手能穿过去。她所在的牢房右上方,有一个巴掌大小的小窗户,只有一缕阳光通过那扇小窗照进来,窗户太小,光线很弱,而围栏那边的牢房却没有窗户,更加昏暗,若不是那女子出声,青枫根本不会发现对面还有一个人。    原来两个牢房之间还有围栏,青枫虽然还是紧张,但是比起昨晚的恐惧,现在的她平静了许多。放下手中的碗,青枫缓缓的向围栏的方向靠近,眯起眼睛,努力看清对面的女人。    找了很久,青枫终于在昏暗的墙角处看见了一道影子,这样的环境下,别说看清楚她的长相、年纪,就连男女都难以分辨,青枫仅能凭模糊的身形和声音猜测她应该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女子。    那女子正捧着碗,头仿佛埋进粥里一般,将粥一股脑儿的全倒进嘴里,最后还要把碗边上的残渣一点点舔干净,仿佛那是什么人间美味一般。青枫的眉头紧紧的皱着,低头看了一眼手中散发着馊臭的稀粥,再看一眼角落里卑微的女人,握着碗的手紧了紧,一把将手中的碗摔在牢门旁,粥撒了一地,碗也碎了一道小口子。    角落里的女人浑身一震,转头看向青枫。青枫冷冷的瞪着她,想到自己昨晚就是被这个女人吓得心惊胆战,一夜惊恐,心中冒起一股无名怒火,青枫寒声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女子也看了她很久,青枫能感受到那股阴冷的视线,当她以为女子不会理她的时候,女子忽然笑了起来,不轻不重的回道:“到了这里都没机会活着出去了,但是也不会立刻死,慢慢熬吧。”    她现在的样子,依然有些古怪,但是比起昨晚的癫狂与诡异,现在的她与普通人倒没什么太大的区别。青枫对这人,越发的好奇了起来,又往前走了一步,青枫继续问道:“你是谁?”    “我是谁?”女子冷笑一声,却没在继续说下去。    即使看不见她的表情,语气中的不屑与不甘青枫没有错过,这人背后必定不有一般的故事。    不知道是饿了,还是累了,又或者是其他原因,青枫觉得头有些晕,胸口一阵阵的痛提醒着她,燕弘添那一掌下手有多狠。青枫没有忘记昨晚女子疯狂的样子,退后了几步,背靠着牢门坐着,随口问道:“你在这呆了很久了吗?”    “不久。”女子沉默了好一会,就在青枫以为她不会再说的时候,她又轻声回道:“才七八年而已。”    七八年而已?躲在阴影中的她,蜷缩着身体,青枫只能隐约看出她很瘦,身上的囚犯破烂肮脏到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散乱的头发枯草一般披散在脑后,遮住了她的面容。    七八年……    泼洒在地上的稀粥不是散发着臭味,暗无天日的牢房阴冷潮湿,这里不会有温暖,也没有希望,七八年……或许她连七八天都呆不下去,若是让她在这里呆一辈子,她宁愿死!    背靠的铁门忽然动了一下,门下面正方形的小开口再一次打开了,外面的人停顿了一下,似乎也看到了地上洒落的稀粥和破碎的瓦碗。    “不想吃是不是,那你这几天都别吃了。”男人暴怒的叫嚣由牢门外传来,青枫无所谓的扬起嘴角,完全不在乎他说的话,这种馊食,她就是饿死也不会吃。    就在青枫傲慢冷笑的时候,背后的牢门被外面的侍卫狠狠的踢了一脚,虽然不是直接踢在她身上,但是她靠着牢门而坐,那一脚的力道也透过牢门震在她胸口上,青枫只觉得眼前一黑,一股腥臊的热流从喉间往外溢。    青枫轻轻抬手擦拭唇边,暗红色的血沿着指尖一点点滑落,青枫皱眉,看来不用七八天,她就会死在这监牢之内。    --------------------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