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错嫁良缘之后宫疑云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背后冷箭(下)

正文 第四十八章 背后冷箭(下)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皇上驾到——”    深夜,这声通报显得比平时更加尖锐,奴才跪了一地,“皇上万岁万岁…”众人话音未落,那双明黄的靴子已踏入院内,朝着里屋的方向快步走去。    他,竟然真的来了?青枫眉头不自觉的皱了起来,她本来只是想让岚儿把消息带到正阳宫,没想到燕弘添大半夜的还会过来。    “怎么回事?”青枫还在暗自诧异,燕弘添低沉的声音已经在耳边响起。    青枫抬头看去,那道熟悉的身影正一把掀开内室的纱幔,站在她的床前。估计是来得太过匆忙,他发髻未梳,发冠未带,头发只用一根暗黑发带随意的束在身后,一双黑眸冷冷的盯着她,看不出是在担心还是生气,只听得沉冷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急促。青枫微低下头,不去看他幽深的眼,轻声回道:“臣妾肚子疼。”    肚子疼?青枫整个人蜷在厚厚的被子里,只有头露在外面,脸色灰白发青。燕弘添伸出手,轻抚她的额头,青枫往后缩了一下,最后也没有躲开。指腹传来冰凉的触感让燕弘添的心中一阵烦躁,满满一屋子的奴才却没个御医,燕弘添不耐烦的呵道:“御医呢?”    夏吟赶紧上前回道:“回皇上,茯苓已经去请了。”    听了夏吟的话,燕弘添脸色更加阴冷,他都到了,御医倒是比他这个皇上还难请?!“高进,宣黄矫!”    “是。”高进刚要出门,就见茯苓拖着黄矫冲进清风殿。    黄矫进入内室,看到燕弘添在屋里并不意外,气喘吁吁的行礼道:“臣黄矫,参见皇上。”要不是他这把老骨头调理得好,被那茯苓丫头这样拖着跑了一路,这条老命都要没了。    “免礼,快给她瞧瞧吧。”    黄矫手才搭上青枫的手腕,脸色倏的一变,神色变得谨慎凝重起来,能让老御医露出这般神色,青枫已经猜到,茯苓说的没错,她——有孕了。    黄矫神色异常,不仅青枫看出来了,燕弘添也看得清楚:“她怎么样?”    黄矫松开手,起身朝着燕弘添深深一揖,才沉声回道:“恭喜皇上,青嫔这是喜脉。”    “什么?”燕弘添显然也被吓了一跳,来清风殿之前,他猜想青枫半夜这般折腾,必定又在耍什么花样了,以她的性格,若真是病了,她是绝对不会让人来求他。好奇她又有什么花招,他才有兴趣过来看看。见到她脸色灰白冷汗淋漓,他还真担心她是不是被人下毒了,万万没有想到,她,竟然是…有孕了?    黄矫肯定的回道:“青嫔是喜脉。”    青枫假装错愕的看着黄矫,没敢看向燕弘添,自然没看见他惊讶过后嘴角扬起那一抹淡淡的笑。    一屋子奴才忽然跪下,齐呼道:“皇上大喜,娘娘大喜。”皇上子嗣稀薄,别说皇子,就连公主也就那么几位。这次青嫔有孕,若能诞下皇子,必定母凭子贵,就算是位公主,那也是皇家血脉,地位不可同日而语。    在众人的齐呼声中,青枫微微抬眼,看了跪在床边的夏吟一眼,她整个人匍匐在地上,低着头,看不清神色,只是撑在地上的手微微的抖着。    “她为何会肚子痛?”燕弘添冰冷的声音忽然响起,夏吟的手抖得越发厉害。    黄矫捋了捋胡子,从容回道:“皇上不用太多担心,青嫔上次受伤一直未能完全康复,身子本来就不太好,长期忧思再加上胎位不正,才会腹痛难忍,臣开些安胎药再辅以针灸,疼痛便可缓解。”    “嗯,你去准备吧。”    “是。”黄矫走到外室开药,经过茯苓身边时,忽然说道:“你跟我来。”茯苓愣了一下,想了想还是跟着黄矫身后出了内室。    听了黄矫的话,青枫悬着的心是放了下来,身体的痛却没有丝毫的好转,她自己也分不清是冷还是疼,只是一直的抖,抖得牙关都发出咯咯到轻响。燕弘添坐在床沿,俯身低声问道:“很痛?”    废话!青枫深吸一口气,倔犟的闭著眼睛,回道:“还好!”    牙关都快咬断了,还说好。看她那逞强的样子,燕弘添轻声笑道:“这种时候就不需要嘴硬了。”靠着床头,燕弘添轻轻抬起青枫的脖子,让她枕在自己腿上,一手握着她冰冷的十指,一手轻抚着她的背脊。    燕弘添难得的温柔,高进静静的看在眼里,眼中复杂的光芒不知是喜还是忧。    温暖的手安抚着她因疼痛而颤栗僵直的身体,这时候他的怀抱暖和得让她不愿去想太多,青枫轻靠在燕弘添怀里闭上眼睛,现在应该差不多卯时了吧。    ……    茯苓大半夜跑到御医苑,几乎把所有人都吵醒了,还硬是把黄矫拖到清风殿,岚儿更是夜闯正阳宫惊扰皇上,青枫安排的这一顿折腾,还未天明就让皇宫上下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她怀了龙胎。    啪!    卯时一刻,一声脆响从皇后寝宫内室传出,微弱的烛光映照下,一道人影正烦躁的来回走动着。水芯静静的站在软榻旁,眼睛低垂着盯着脚下,脸颊上隐隐的五指印,红痕由耳根一路蔓延到脖子。    辛玥凝的脸色已经被气得一阵红一阵白,又不能大声吼,憋着一口气,骂道:“青枫怀孕了!她居然怀上了龙种!你到底在干什么?”水芯做事,少有失手,却屡次让青枫躲过,现在竟还怀上了龙种,辛玥凝越想越怒,青家女人都是妖孽!    水芯一如往常般沉默,辛玥凝更是不耐,低声问道:“今晚的事情办妥了没有?”    暗暗深吸一口气,水芯平静的回道:“已经办妥了。青枫此时传出有孕太过巧合,很是蹊跷,不如再等等…”    “还等?!”不等水芯把话说完,辛玥凝烦躁的打断她的话,狠狠的瞪着水芯骂道:“本宫一开始就不应该听你的,等等等等,再等孩子都要生出来了。”她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有机会动摇儆儿太子的地位,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可能,她都不允许!    “你给我按照计划行事,只要做实了谋害皇后的罪名,就算她有孩子护着,本宫也能让她再进一次天牢!”这次进去青枫不会再那么好运能出来了。    甄箴和青枫已经成了辛玥凝心中的刺,有机会一箭双雕,她怎么都不可能错过。水芯深知她现在说什么,辛玥凝也不会听了,而且东西也放进清风殿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看看天色,卯时三刻,水芯低声回道:“奴婢明白了。”    “啊——”    破晓时分,皇后屋内传来一声凄厉的尖叫,漪澜宫内瞬时乱作一团。    ……    黄矫给她针灸治疗之后,腹部的疼痛缓解了很多,药也很快端了上来。燕弘添接过茯苓手中的药碗,在床沿旁坐下,舀了一勺药汁,轻轻吹凉了,才递到青枫嘴边,脸上带着淡淡的可以称得上愉悦的笑容。一旁常年伺候皇上的奴才们不由心中暗叹,几时见过皇上这般体贴,让青嫔枕着腿睡了一个时辰,还亲自喂药,极尽荣宠。青枫也争气的怀上了龙种,封妃只怕是早晚的事情了。    奴才站了一屋子,当着这么多双眼睛,燕弘添突来的温柔青枫有些消受不起的感觉,轻咳一声,说道:“我自己来。”    青枫想接过碗,才碰到碗沿,就觉得好烫手,青枫收回手,汤碗还是让燕弘添端着,她拿着汤勺,慢条斯理小口小口的喝着药,虽然很苦,不过想到某人还托着这么热的碗,药也就没这么苦了,青枫眼眉间的得意燕弘添看来眼里,嘴角不自觉微扬,似乎让他受点罪,她就能很开心。    “皇上皇上!”    院外,远远的传来几声高呼,来人一路喊一路闯进清风殿,燕弘添脸色一暗,高进赶紧出了屋外,大声呵斥道:“放肆,竟敢在御前这般大呼小叫。”    小太监噗通一声跪倒在门前,气喘吁吁的回道:“是。是皇后娘娘出事了!”    高进心觉有异,低声问道:“皇后如何?”    小太监小心翼翼的朝内室看了一眼,怕皇上听不见一般,大声回道:“今日天还没亮,皇后娘娘不知怎的,惨叫一声之后忽然狂性大发,把漪澜宫给砸了,像是…像是撞邪了!两宫皇太后都惊动了,东太后命奴才过来请皇上赶紧过去一趟。”    撞邪?    尖细的声音轻松越过屏风,清楚的传入内室,青枫对燕弘添对看一眼,从他幽深的黑眸中,她看到一抹暗光与探究,以燕弘添那敏锐而深沉的心思,昨晚发生这么多事,他应该也感觉到不对劲了。青枫别开视线,掏出枕边的丝绢垫在碗下,接过燕弘添手里的药碗,低着头一边喝药一边回道:“皇上您过去看看吧。臣妾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休息一会就好了。”    燕弘添静静的看着青枫自顾自的喝药,她没再如往常般与他对视,燕弘添缓缓起身,捋了捋微皱的长袍,没有留下一句话,大步跨出了清风殿。    青枫端着药碗,仍是一勺一勺的往嘴里送,仿佛喝的不是药一般,那静抑的气氛让一屋子的宫女太监大气都不敢喘。直到将手中的药汁喝完,青枫才低声说道:“茯苓留下,你们都退下吧。”    “是。”众人暗暗吁了一口气,快步退了出去。屋子重回平静,茯苓上前接过青枫手中的药碗,问道:“主子你觉得怎么样?”    青枫看了一眼窗台外映入的丝丝红霞,急道:“什么时辰了?”    “辰时三刻。”    卯时三刻,辰时三刻,皇后这时候撞邪,不会是巧合。真的是皇后吗?慧妃,你在这次的阴谋里又扮演什么角色?她拭目以待。    青枫久久无语,忽然问道:“黄矫和你说什么?”    “他说,今后他隔日过来给您诊脉,让我每日到御医苑取药,回来清风殿熬制,熬药期间不得假手于人。还说…”茯苓迟疑了一会,才压低声音回道:“您腹中的孩子娇贵,一定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小心小心再小心…他在燕弘添面前不是说并无大碍吗?青枫忽然了然,冷笑道:“看来这孩子生不生得下来还是未知之数。”青枫话音才落,院子里忽然传来喧嚣声,似乎冲进来一群人?不一会,岚儿清脆的声音大叫道:“你们干什么?竟敢擅闯清风殿。”    听那整齐的脚步声,不像是太监,手轻轻搭在平坦的小腹上,青枫对身边的茯苓低声说道:“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茯苓点头,推开房门一眼就看见院内站着十余名近卫军,而为首之人竟然是…他?    ------题外话------    亲们,我回来了~祝大家愚人节快乐~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