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错嫁良缘之后宫疑云 > 正文 五十六章 出手相助(上)

正文 五十六章 出手相助(上)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清风殿    一颗大树植在院中,树荫几乎占了院子的一半,简易的秋千吊在粗壮的树干上,随着秋风不时摇摆,树荫下,精丝软榻上躺着一个女子,双目微闭,面色沉静,微微隆起的腹部,显示着女子身怀六甲,两名宫女静静的站在她身后,微低着头,连呼吸都小心翼翼,不敢扰了主子的清梦。    青枫昨夜几乎未眠,茯苓早上带回来的消息让她微微安心,从乱贼那里搜到的书信虽盖了楼夕颜的印鉴,却不是他的字迹,谋反毕竟是危害社稷、祸害朝纲之罪,罪证虽不是铁证,楼夕颜却还是只能被关押在大牢里。相府则始终大门紧闭十分平静,姐姐应该还是安全的吧。    茯苓匆匆进入院内,走到青枫身前,迟疑了一会,还是开口说道:“主子,楼相夫人拿着令牌,已经从北门进宫了。”楼相夫人拿着令牌出现在宫门的时候,就有侍卫来报了,楼相刚刚入狱,夫人就入宫求见,只怕与这件事脱不了关系。    原来还一脸慵懒的青枫倏地睁开眼睛,撑着软榻坐直身子,急道:“你快去接她,把她带到清风殿,小心不要让其他人看见。”    “是。”茯苓微微俯身行礼,赶紧转身离去。    青枫起身,身后的宫女立刻上前搀扶,挥挥手,让她们退下,青枫盯着院门,手不自觉的交握在一起。    不一会,茯苓领着卓晴进入清风殿,青枫立刻迎了上去:“姐!”    一进院门卓晴就看见了青枫,她还是一样清瘦,隆起的腹部也因此显得突出。    “跟我来。”拉着她的手,青枫把她带进了屋内。    两人进入内室,青枫朝茯苓使了个眼神,茯苓聪颖的点点,轻轻掩上房门,悄声退了出去。    “姐,你还好吗?”姐姐双眼微肿,脸色也太过苍白,她一向温婉纤弱,这样的变故,她怎么受得了?紧紧的握着卓晴的手,青枫显得有些激动。    轻拍青枫的手,卓晴淡淡一笑:“我没事。”    青枫认定卓晴是故意掩藏悲伤,轻叹安慰道:“其实姐夫这个案子,你也不用太过担心,燕弘添虽然是个暴君,却不是……”想起昨日与燕弘添的对峙,青枫压下心底的叹息,继续说道:“却不是个昏君,姐夫身为一国之相,也一直是他的左膀右臂,这次的案子,实在蹊跷,你不妨静观其变。”    卓晴坚定的摇头,冷声回道:“我可以等,夕颜的身体不能等,那个监牢,他再住下去,只怕案子是查清楚了,他也快没命了,这一次,我不想坐以待毙。”她相信这件事到最后一定会水落石出,只是她不愿等,尤其是今天见过夕颜之后。    青枫微怔,她从来没在姐姐眼中看到过这样执着而坚定的光芒,往时的她总是相信宿命,是楼夕颜改变了她吗?    确定她是认真的,青枫也没再劝她,直接问道:“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希望我做什么?”姐姐既然会来找她,必定是有了计划吧。    卓晴的眼光扫过青枫微突的肚子,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迟疑了一会才又说道:“我知道你在宫里生活并不容易,我求你的事情,你只需尽力就好,实在不行,便罢了,最重要的是保护好自己。”    青枫心下一暖,始终没有松开卓晴的手,爽朗的一笑,回道:“你放心,我会小心的。需要我做什么,你说吧。”她曾经发过誓,对她有恩情的人,她一定会还,与她有仇怨的人,她也一定会报。这半年来,楼夕颜帮过她很多次,她没有忘记,不管姐今天提的是什么要求,她都会做到。    卓晴轻轻俯身,在青枫耳边低喃了一会。    青枫惊讶的看向卓晴,她原本以为姐是想求她向燕弘添求情,没想到她是想……对上卓晴明锐的眸,她竟有此计谋,实在不是她印象中单纯温柔的姐姐。    卓晴低声问道:“可以吗?”    回过神来,青枫点头回道:“我一定办到。”    “谢谢。”卓晴起身:“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保重身体。”她很感激青枫,但是这种敏感时刻,她在宫中待得越久,对青枫的影响越大。    青枫也立刻起身,环着卓晴的肩膀,紧紧的拥着她,只不过也只是很短的一下,青枫还是理智的放开了手:“你也要保重。”    两人相视一笑,已无虚在多言。    打开房门,就看见茯苓从院外一路跑了回来,在她们面前站定,茯苓低喘急道:“主子,皇上正往清风殿走来。”    他极少这时候来清风殿,莫不是冲着姐姐来人?    卓晴与青枫对看一眼,两人在彼此眼中看到了同意的猜测,青枫凤眸微眯,对着茯苓说道:“茯苓,从侧门送她离开,快!”    “是。”    卓晴也不再寒暄,对着青枫摆了摆手,就跟着茯苓一路小跑,从院子旁边的侧门疾行离去。    “皇上驾到!”    太监高亢的声音在院门响起,青枫不但没有迎上去接驾,反而立刻退回屋内,掩上房门。    燕弘添如果是冲着姐姐而来,让他以为姐姐还在清风殿,就能为她多争取一点出宫的时间。    不一会,大门被燕弘添蛮横的推开,青枫这时才从床上缓缓起身,拨开帷帐走了出来,微微躬身行礼,不急不慢的说道:“臣妾刚才忽然觉得不太舒服,小歇了一会,不知皇上驾到,未能接驾,还请皇上责罚!”    燕弘添鹰眸扫过不大的内室,除了一脸平静的青枫,再也没有第二个人影。    “她人呢?”    青枫装傻:“皇上指的是谁?”    室内空空荡荡也藏不得什么人,看青枫这样淡然的神色,人定是已经走了,燕弘添也没有追的意思,只冷声说道:“楼夕颜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朕自有主张。”    微微扬眉,青枫开怀一笑,回道:“臣妾已经被软禁在这清风殿内,还能做什么?皇上多虑了。”    事情才发生一日,青末已到提刑府走过一遭,发现没有所获竟将夙凌书房翻个底朝天,青灵入了趟大牢,还进了一次宫,若说她只是随便走走诉个苦他可不相信。这大半年来,虽然有楼夕颜和夙凌给她们掩盖着,她们干了什么他还是一清二楚的。    现在青灵已不想坐以待毙了,那么她想干什么?又想青枫干什么?燕弘添开始觉得有意思起来,若一切都按照他的预想走,也很是无趣。楼夕颜对青灵情根深种这个他早就知道了,现在看来夙凌似乎也不敌美人魅力,那她呢?青枫,除了画画你还会什么?    深深看了她一眼,手指轻轻滑过青枫微扬的下巴,似笑非笑的说道:“爱妃莫叫朕失望才好。”说完燕弘添竟没继续发难,大摇大摆的走了。    进门的时候还能感觉到他的温怒,此刻又这般悠哉而去,当真喜怒无常!    燕弘添最后那一眼中的神色,夹杂着玩味与窥视的复杂光芒,青枫的心抖了抖,强子镇定下来,暂不管这些,无论如何,姐姐交代的事情,必须办到。    燕弘添离开不久,茯苓也回来了,进入屋内,将看见自家主子站在客厅中间,蹙眉而立,像是这样思考了很久,深知主子焦急,没等青枫问出口,已经回道:“主子,楼夫人已经安全出宫了。”    暗暗松了口气,青枫点头却还是不肯坐下。姐姐想的这个方法虽然能在短时间内把楼相救出来,但是过程太过凶险,且那人始终是燕弘添生母,姐姐这么做会不会惹恼燕弘添?不这么做,楼夕颜若有个万一,姐姐她……青枫轻咬下唇,对茯苓招招手。待她来到身边,青枫才在她耳边低声说道:“你到西霞宫找一个宫女,叫姚蝉,让她今晚子时到清风殿侧门来。”    茯苓点头,心中不免疑惑,她几乎时刻与主子待在一起,主子何时在西霞宫安排了人,她竟然不知?茯苓刚要转身出去,青枫又轻声交待道:“小心,别让人发现你。”    “是。”茯苓隐隐觉得,楼夫人求主子这事,想必也是极其凶险的,不然主子也不会这般心思沉重。    今夜无云无风,月色明亮,宁静似水,清风殿侧门,两道纤细的身影背靠着围墙,茂密的大树阴影之下,即使月明星稀,一时间也难以发现她们。    茯苓低声说道:“主子,子时已过。”青枫心下有些躁动,莫不是她不敢来?正在这时,前方宫道上一道人影微弯着腰贴着旁边的矮丛,急急的跑过来。快到侧门的时候,那人没有上前,而是躲进附近矮丛中四处观察,茯苓暗想,这人倒是谨慎。    茯苓稍稍往外走了一些,月光照在她身上,姚蝉也看见她了,一路小跑过来,走近了姚蝉才发现,树荫阴影之下,还有一道清丽的身影依着围墙而立。    姚蝉连忙上前几步:“奴婢参见清妃娘娘。”    青枫也不拐弯抹角,轻声说道:“本宫有一件事让你去办。”    “娘娘有何差遣尽管吩咐。”来之前,姚蝉就已经想到了,清妃当时放过她只怕正是看重她是西霞宫的人,要她为她所用吧。    “本宫要西霞宫里一件东西。”    姚蝉低着头不说话,静静的听着。    一会之后,她能感到那身处暗处的人微微躬身,朝她靠近了一点,轻轻吐出几个字:“西太后的私印。”    私印?!姚蝉浑身一凉,倏的抬头看向面前的青枫,那双艳绝的明眸正冷冷的看着她,姚蝉觉得脖子上像架着一把钢刀般沉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却也不敢大声说话,压抑着声音急道:“娘娘饶命,奴婢、奴婢只是太后身边的一个小宫女,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印鉴,而且,这两日太后都在宫里,奴婢就算想也拿不到啊。”    想拿也拿不到就是说她知道在哪咯?青枫心情大好,“这个就不用你担心了,明日酉时,西太后一定会离宫,只要你动作够快,不会有人发现。你将印鉴拿出,自然有人接应。只需一炷香的时间你就可以把印鉴拿回放回原处。”她只要盖几个章而已,很快……    姚蝉几乎是匍匐在地上,用力摇头,“太后的印鉴藏在哪,奴婢真的不知道。”她原以为清妃娘娘是要她监视西霞宫的一切,有事及时向她汇报,却不想,娘娘要的竟然是私印!    青枫也不急,微微一笑,轻吟般的嗓音在沉静的夜里幽幽的响起:“姚蝉,你就快可以出宫了,但是汪武还要在宫里当差呢,好好想想清楚再回答本宫。”    那夜那个男人弃她而去,她仍宁死也不肯招供,可见此人便是她心中最重之人,她以为她不说就没人知道吗?只要查查这些年来与姚蝉有交集的人,再找找那夜侍卫值班的名录,要找到那个人又有什么难的?    看着匍匐在地上,呼吸比之前更为急促,全身颤栗的姚蝉,青枫知道她一定会赢。    “奴婢……奴婢一定想办法拿到印鉴。”带着哭声却异常坚定的话印证了青枫的自信。轻轻摆手,青枫回道:“退下吧。”    “是。”姚蝉不敢久留,赶紧从侧面溜了回去。    “派人盯着她,如果她又任何异动……”后面的话不用说尽,茯苓已明白,“若有异动必杀之”,心微微紧缩了一下,最后她仍是一如往常般回道:“是。”    青枫抬手轻拍了茯苓的手一下,温和的说道:“回去吧。”    “是。”    茯苓眼中一闪而过的心惊与黯然没有逃过青枫的眼睛,茯苓心思细腻,处事谨慎,对自己也很忠心,只可惜她心地善良外冷内热,这本是好品质,但是在这后宫,心慈手软有时候比愚钝更加危险。两宫太后对她都心有不满,皇后势力庞大且出手狠毒,其他妃嫔目前虽还未对她下手,想必也在等待时机除之后快,她势小力薄,稍有不慎被人抓住把柄,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茯苓于她,名为主仆,但一路走来相互扶持,在她心中,茯苓已是除自家姐妹外唯一的亲人。然茯苓是什么人呢?一个十年不肯卑躬侍主之人,心必高洁,常让她行卑鄙龌龊之事,她内心必定痛苦厌倦且有损她们之间的情谊。青枫也不忍心让茯苓变得那般狠毒无情,毕竟真心待她的人本就不多。    青枫暗叹,她身边还差一个心思剔透又心狠手辣之人……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