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错嫁良缘之后宫疑云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早产(下)

正文 第七十六章 早产(下)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曙川别院    四名御医轮番诊脉,药童候在一旁随时等候差遣,宫女太监也站了一屋子,原就不算大的木屋里挤满了人,本该纷乱嘈杂的屋内此刻却安静的可怕,除了内室里不时传出的痛苦呻吟,各人就只听见自己怦怦的心跳声,只因屏风外,一道颀长的身影立在那里。    萧雨和如意都只受了些轻伤,如意包扎好伤口后就进去陪着青枫,萧雨却没有进入,只是站在大门边上,远远的看着立在屏风外面无表情的燕鸿添,他看起来冷静深沉,早没有了刚回到木屋时的慌乱与暴躁,幽深冷暗的黑眸一直微眯着,谁也不敢去窥视那黑眸中的神色,生怕一个不小心惊扰了他,下一刻便是身首异处。    “如何?”    低沉的声音在安静的木屋内忽然响起,每个人都吓了一跳,内室里的四名御医皆是一抖。    清妃娘娘的病情一点也不复杂,几人来来回回的诊脉,只不过是因为不知如何向皇上言明,四人对看一眼,最后日光都落到王智杨身上,王智杨暗自叫苦,谁让他是皇上御用御医,也是他们几个中医术最好的,这时候自然是由他去向皇上说明情况。    深吸了一口气,王智杨快步走出屏风,硬着头皮据实回道:“回皇上,清妃娘娘从楼梯上摔下来,受到极大的惊吓,而且腹部又多次被挤压碰撞,胎膜已破,不能等待足月生产了,唯有……催生。”    “催生?”燕鸿添的眉渐渐地聚拢在一起,声音更低了几分,惊得王智杨全身发麻,心里叫苦不迭,赶紧解释道:“此刻若不催生,大人孩子都保不住,若是顺利的话,也有可能母子均安的。”    有可能?!迎上燕鸿添冷厉的眼光,王智杨暗叫一声糟,在皇上身边多年,自然是懂得皇上的脾性的,但是早产是极危险的事,母子均安的少之又少,他自然也不敢打包票,王智杨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等着迎接燕鸿添的怒火。    王智杨等了许久,久到背脊都被汗打湿了,仍旧没有听到预期内的暴怒,王智杨稍稍抬眼,那双明黄的靴子仍站在他面前,惊得他立刻低下头,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啊!”内室里一直低声呻吟的女声忽然大叫起来,那痛苦的叫声瞬间打破一室压抑慑人的气氛,就连燕鸿添都变了脸色,声音也不如之前低沉,显然烦躁起来:“稳婆呢?”    两名五十多岁的老妇人赶紧上前一步,颤声回道:“奴婢在。”    “啊——”    又一声凄厉的叫声响起,燕鸿添眉头紧皱,转身进了内室。    王智杨看到那双明黄色的靴子大步朝内室走去,赶紧抬起头,急道:“皇上……”话还没来的急说,燕鸿添已掀开床前帷幔。这可如何是好!妇人生子,别说是君王,就是普通人家,男子也是绝对不能看的,就连产房都不能靠进。要是因此沾上了晦气,是要有血光之灾的!    王智杨还想要进去劝阻燕鸿添,一双素手拦在他的面前。“王御医,这里不是皇宫内苑,有些规矩能免则免了吧,此刻救人为重。”清润的女声很是轻柔,却自有一番威慑之意,王智杨抬头看去,是萧雨。    抬眼看向内室,里面的人没有一个敢多言的,罢了,皇上是真的动怒了,他也就只是一名小小御医,现在都还只能跪在地上,有什么资格去劝,只怕还未开口,就已经永远开不了口了。    “青枫……”燕鸿添站在床前,盯着床上紧咬双唇,仍是止不住痛叫出声的女子,她的样子比早上刚摔下山的时候还要糟,初冬的时节,汗却打湿了衣襟和满头青丝,苍白的脸上没有一点血色,双唇咬得发白,甚至泛着淡淡的青灰颜色,唯一不变的,是那双眼睛,圆睁着盯着床沿,不因疼痛而变得灰暗。    侧头看见燕鸿添就站在床前,青枫一把抓住他的衣袖,使劲的拽着,也不管自己这么做,是否冒犯龙颜天威,“燕鸿添……孩子,孩子……”    娘娘竟然直呼皇上名讳!跪在一旁帮青枫拭汗的如意惊得手直发抖,稍稍抬眼看去,皇上的黑袍几乎被娘娘拽下来,娘娘嘴里还不停的叫着皇上的名字,如意赶紧低下头不敢看燕鸿添的脸色,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两步。    就在如意吓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皇上居然半蹲下身子,握住娘娘的手,朗声说道:“孩子没事,御医稳婆都在,你和孩子都不会有事!”    皇上的声音好大,大到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每个字都重重的砸进心里。    “真的?”疼痛早已模糊了青枫的眼,但那沉稳响亮的承诺,她也听得很清楚。    “真的。”    因疼痛而生出的恐惧,在这一刻得到了安抚,她信他,也只能信他!    放下心中的顾虑和恐惧,疼痛似乎来的更加凶猛,青枫只能无意识的呼痛。    “都傻站着干什么!”燕鸿添一声低喝,僵在内室里的人终于回过神来,御医们赶紧拿出银针,药汤,准备催生,稳婆也急急的跑到床前。    燕鸿添沉默的站在床边,那慑人的气势压得众人心颤神恍,其他几名御医满眼求救的看着他,王智杨心一横,走到燕鸿添身后,说道:“皇上您还是到外面休息等候吧,臣等一定竭尽全力保娘娘母子均安!”    “刚才朕对清妃说的话你们应该都听得很清楚,君无戏言!”这次燕鸿添倒是没有为难他们,只留下一句话,便出了内室,朝着屋外走去。    君无戏言!这……若是清妃娘娘或者孩子有一个人出事,就是他们让皇上失信,那……他们就要拿命来填了!众人俱惊,这次没了燕鸿添在场,屋里瞬时间骚动起来,却没有一个人敢怠慢,心中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床上的这位主子出事,因为没有人愿意陪葬。    燕鸿添出到院外,明荐早已等在那里。    “查到什么?”    “平台上方确实有几块大块的山石,不过近日无雨,土质也不稀松,山石看起来像是被人故意翘松,再用绳索捆绑固定,等待时机到了只要斩断绳索,山石便会滚落下来。臣追上去的时候,早已经没了人影,来人很是谨慎,除了松动的土和一些绳子捆绑后的小痕迹,什么都没有留下。”    一君一臣,一深沉一桀骜,同样的脸色阴沉。    果然是有备而来,而且还是冲着青枫来的。时机也抓得刚刚很好,足够让所有人都没有机会救她,看来这次来的人除了武功高强心思缜密之外,还对他们的喜好行踪了若指掌,知道青枫喜爱作画,也知道他喜美景,肯定会站在石凹处赏竹。    “别院里的近卫军一点都没有发现异常?”燕鸿添的声音是一贯的低沉,明荐的脸色一暗,单膝跪地,“臣失职。”    萧雨不敢踏入那方小院,手不自觉的紧了紧,心里有些担心明荐,今日之事若不是天灾,那便是人祸,和那些御医不一样的是,今天不管青枫和孩子情况如何,明荐都已是失职了。    正午的阳光照的两人身上,丝毫未见暖意,沉冷的气息笼罩着两人。这时一名近卫军小将从院外小跑进来,看清院内的两人,小将也敏锐的感觉到了不一样的气氛,不知要不要上前,萧雨走过去,轻声问道:“何事?”    小将在萧雨耳边低语几句,萧雨柳眉微蹙,很快松开,对着小将摆摆手,转身走向院内一站一跪的两人,走到距他们身后两三丈的地方萧雨停了下来,说道:“皇上,太后、皇后娘娘驾到。”    燕鸿添抬眼看去,远远的已能看见一行人迤逦而来。    “去查。”燕鸿添只说了两个字,并没有降罪明荐,萧雨暗自松了一口气,明荐脸色却比刚才更加冷了几分。    “是。”    明荐刚出了院外,太后和皇后一行便到了,燕鸿添显然已疲于应付,心情不佳,但来人是楼素心,燕鸿添还是迎了上去,低声说道:“您怎么来了?”    “哀家听说青枫摔下楼梯,特意过来看看,孩子怎么样?”楼素心一心只想着她的宝贝皇孙,辛玥凝开心的同时有些心酸,在他们眼中,最看重的还是皇家血脉,哪里会去关心为他们孕育孩子的女人,所以说,她一定要保住儆儿的地位,只要有儆儿一天,谁也别想动她!    燕鸿添扶着楼素心进到屋内,回道:“御医和稳婆都还在里面。”    “稳婆?”辛玥凝惊道:“要生了吗?”    像是为了回应她的话一般,一声高过一声的喊叫从内室传来,这时四名御医也都退出了内室,楼素心担心的问道:“王御医,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不是还没足月吗?”    王智杨刚刚走出来,就迎上太后的质问,好在刚才催生很顺利,王智杨悬着的心也归位了些,沉稳的回道:“回太后,清妃娘娘肚子受了撞击,等不到足月生产了,臣等刚才已经为娘娘施针催生,此刻稳婆正在接生,娘娘现在也安好,太后无需担心。”说完,王智杨悄悄看了一眼燕鸿添的神色,可惜看不出喜怒。    这怎么可能?青枫的孩子……不是已经……辛玥凝回头看向身后的水芯,水芯轻轻摇头,示意她稍安勿躁,但她来此本就为了要揭发青枫早已流产的事实,现在竟是这样的局面,她如何甘心?!辛玥凝盯着王智杨,厉声喝道:“你确定孩子真的没有什么问题?这可是事关皇家血脉的大事!”    王智杨心下莫名,却不敢等闲视之,扬声保证道:“下官所言句句属实,不敢欺瞒太后。”    辛玥凝本意是要质疑孩子是否还在,楼素心却是想到了另一个方面,急道:“未足月就出生,孩子会不会有什么问题?”皇上子嗣一向稀薄,好不容易有了个孩子,若是一出生就有问题,那该如果是好?    王智杨斟酌再三,才小心谨慎的回道:“早产的孩子身体会比较虚弱,不过好生调理的话,和足月出生的孩子不会有什么区别。”    能调理得好就好,楼素心松了一口气。辛玥凝仍不甘心,恨不得走进内室看个究竟,手腕上倏的一紧,水芯假意扶着她,实则却是稳稳的拉住辛玥凝。    一道婴儿的啼哭声划破一室的躁动。    “生了?!”楼素心满心欢喜,不一会,稳婆用红袄子抱着一个小娃娃走了出来,连声说道:“恭喜皇上,恭喜太后,是位皇子!”    皇子!楼素心立刻迎上前去,笑道:“快快,给哀家抱抱!”    辛玥凝也上前一步,看向楼素心宝贝似的抱在怀里的小肉团,小小的脸皱巴巴的,眼睛紧闭着,看起来没什么精神,辛玥凝心里恨得牙痒痒,却还不得不装出一副欣喜的样子。    软软嫩嫩的娇儿乖乖的躺在怀里,楼素心喜欢的不得了,连声说道:“谢天谢地!祖宗保佑啊!”皇上终于又有了一个儿子!    一群人都围在楼素心身旁,连声恭贺,燕鸿添却没有走过去看一眼自己新生的儿子,只低声问了稳婆一句:“她怎么样?”    稳婆轻声回道:“皇上放心,清妃娘娘只是太过疲累,晕了过去,并没什么大碍,好生休养几日便会好的。”说完赶紧侧过身子,让出路来,谁知皇上并没有进内室看望清妃娘娘,稳婆心下纳闷,娘娘生产之前,皇上那副着急上火的样子,任谁都看得出皇上对娘娘的宠爱和怜惜,现在怎么这般冷淡?就连那新生的娇儿,也不见他多看两眼。    满足的将小娃娃抱在怀里,楼素心扬声说道:“好了好了,都没事就好了,青枫这个样子怕是也照顾不了孩子,这里又这般简陋,皇子哀家就先带回宫了。”    “不行。”    燕鸿添的声音一如往常平静低沉,楼素心和辛玥凝皆是一惊。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