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错嫁良缘之后宫疑云 >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夺子(下)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夺子(下)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好久不见,甄箴。”    “好久不见……”甄箴有些恍惚,其实也不过短短的两个来月,青枫死了孩子,现在她的脸……应该是恢复了往日的容颜。可惜……美则美矣,整个人看起来却比以前阴冷了很多,一双明眸波澜不惊,幽冷得让人无法直视,甄箴不禁有些感慨。    “俞美人也在啊?”    被青枫清冷的眸子扫了一眼,俞悦莹心头颤抖,连忙跪下行礼:“参见清妃娘娘。”    青枫不再看她,也没叫她起身,目光落在安静躺在床上的小身影上,青枫眼中划过一抹痛,随即立刻别开眼。    “如意。”    “是。”如意了然,快步上千将床上的婴孩抱在怀里。    一直还恍惚的甄箴到了这一刻,终于明白过来,一边冲上前去,一边叫道:“你想干什么?”    几名侍卫将如意和孩子护着身后,高大的身体挡在前面,任甄箴如何努力,再碰不到如意。    “这孩子既是皇上的骨肉,又怎么能在这冷宫受罪,你本是罪人,没有资格教养他,本宫自然是要把他带走。”青枫冰冷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犹如一桶冰水从头到脚倒在甄箴身上。眼看着如意要将孩子带走,甄箴急红了眼,“不!不行!你们不能带走我的孩子!”    甄箴情急之下,疯了似的冲上前,拉扯着侍卫,俞悦莹也担心青枫真的把孩子抢走,急道:“清妃娘娘,涵儿是姐姐的孩子……”    “本宫面前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    冷厉的呵斥迎面袭来,俞悦莹不自觉的抖了一下,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诺诺的不敢再多说什么,两只手紧紧的绞着手上的丝绢,眼底尽是不甘。    冲撞了几次,甄箴都未能靠近孩子,甚至在竭力的拉扯中跌倒在地,布满泪痕的眼看到青枫无情的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这一切,甄箴心头一阵火辣,当时她怎么会相信,青枫会真心帮她!甄箴从地上爬起来,瞪着青枫,怒道:“青枫,你把孩子还给我!你自己的孩子没有了,你就来抢我的孩子,你这么做不怕天打雷劈吗!”    天打雷劈?因着她的话,青枫挺直的背明显僵硬,本来就冰冷的脸更冷上几分,迎着她的指责,青枫一步步走向她,“没有本宫,你和这个孩子早就死了,你现在和我说天打雷劈?!”    如意有些紧张的将怀里的孩子抱得更紧了些,青枫丝毫不惧的样子,一双寒眸回视着甄箴。    两个女人就这般互相瞪视着,一个冰冷无情气势凌然,一个怒火中烧满身凄楚。眼见这样的情势,几个侍卫也悄悄移步,守在青枫身旁,生怕甄箴发起疯来,扑向青枫。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刚才还一副要和青枫拼命似的甄箴忽然屈膝重重的跪在地上。    “青枫,求求你,把孩子还给我,我不能没有他,你明白的,对不对……”    俞悦莹惊讶的看着一向清高的甄箴,双膝跪地,卑微的拉着青枫的裙角,那一声悲切的哭声听得在场的人都有些动容。    青枫无动于衷,甚至连看也不看地上的女人一眼,只是那微微抬起的脚终是没有将甄箴拽着自己衣角的手踢开。    眼角扫到一道身影正悄悄的往门边挪去,青枫明眸微眯,不紧不慢的说道:“俞美人要去哪?通知皇上吗?不用麻烦了,本宫已经派人去请了。”    俞悦莹贴着门边的身子一僵,同时,太监特有的尖细的吆喝声从院外传来,“皇上驾到,太后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听到那声吆喝,甄箴忽然浑身一软,绝望的松开了拉着青枫裙角的手,跌倒在地,她知道,今天不论孩子最后归谁抚养,都不可能再留在她身边……    冷宫里,从来没有一下聚集这么多人,本来还算宽敞的房间立刻显得拥挤起来。尤其是燕弘添的到来,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迫感。    青枫能感觉到无数的目光落在她身上,其中有一道,来自那个的男人,青枫藏在宽大袖子下的手紧紧的握着,好让自己的心不要因为那道视线乱了节奏,调整好了呼吸,青枫才抬眼,迎上那道注视已久的目光。    一个月不见,燕弘添的眼依旧深沉,既没有惊艳亦没有炙热,深不见底。青枫一直尚算平静的心不知为何,还是乱了节奏。    “青、青枫?怎么可能……”辛玥凝刚进到屋内,目光立刻黏在青枫脸上,满眼妒恨。只是素净的一张脸,无需妆点,就已经艳若娇花,肌肤莹润得滴出水来。    水芯也不禁惊叹,鬼医果然名不虚传,如此的青枫当真是艳绝后宫,这样的美人,别说是男人,就是她这个女人都舍不得移开眼了呢。    辛玥凝的低呼唤回了青枫的神智,让她得以从那双幽深的黑眸中挣脱,垂下眼睑,青枫欠身行礼:“青枫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后万福金安,皇后娘娘万福金安。”    楼素心初见青枫时,也惊艳了一下,不过很快被这一屋子的混乱吸引了她的注意力。俞美人怯怯的躲在门边,甄箴跪坐在地上,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一名宫女手里抱着个孩子,几名侍卫还护在她身前,整个屋子的气氛凝重、悲伤又透着一股怪异。楼素心满腹疑问,看向把她们请到这里来的人,问道:“青枫,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青枫还在行礼,没人叫她平身,她索性屈膝,半跪在地上,回道:“这件事,错都是臣妾。”嘴里说着错,她脸色却也看不出什么愧色。    “起来说话。”    这是燕弘添进来后说的第一句话,一如往常的低沉,不算严厉,青枫却能感觉到他在生气。    青枫起身,没有抬头,继续说道:“臣妾入宫以来,与甄箴很投缘,后来因为甄箴谋害皇后,臣妾才与她没了往来,即便如此,我与她二人情分仍在,臣妾担心她在冷宫生活太苦,所以就来看望她,才知道她怀了皇上的子嗣。当时她苦苦哀求,想自己把孩子生下来,好好抚养,臣妾那时也怀有身孕,一时心软,便没有把这事告诉皇上。就在庆典那日,甄箴生下了皇子。之后臣妾也曾多次过来,看到这里实在不适合孩子生活,思量了很久,今日才敢请皇上和太后过来做主。”    “你……你说什么?!”听了这么多,楼素心只关心一点,就是那个孩子,当真是皇上的骨血么?楼素心看向如意怀里的孩子,急道:“这,这是哀家的乖孙?!快,抱过来给哀家看看!”    因为青枫的脸,辛玥凝已经满心嫉妒,现在又无端冒出个皇子来,她快气疯了,不复以往维持的端庄,气急败坏的叫道:“这简直太荒谬了!太后,您可千万别相信她的一派胡言,皇子出生,宫里上上下下,怎么可能没人知道,这孩子还不知道是哪里弄来的野孩子冒充皇子。青枫,你想凭空捏造一个假皇子出来,混淆皇室血统,你……你罪可当诛!”    楼素心其实也对这孩子的来历有所怀疑,但是眼睛还是止不住的看向如意怀里的小娃娃。    辛玥凝差点指到青枫鼻子前骂,青枫微微抬头,一双清眸不动声色,不慌不忙的回道:“皇后娘娘何须如此大动肝火?甄箴产子的时候,除了臣妾,亦有林御医、稳婆、宫女多人在场,要推算出她受孕的日子也并非难事。敬事房应该有纪录,那段日子甄箴有没有侍寝一查便知。”    青枫每说一句话,辛玥凝的脸色就更差一分,青枫似乎觉得还不够,末了还加上一句,“皇后娘娘若还不相信,还可把宫里御医们都请来,滴血认亲也未尝不可。”    听到滴血认亲四个字,一直盛气凌人的辛玥凝眼中闪过一丝慌张,竟然接不上话。    青枫说到这份上了,即使还没有查证,楼素心也已经信了大半。看向跪坐在地上对他们的到来视而不见,默默垂泪的甄箴,楼素心问道:“甄箴,哀家问你,这当真是皇上的骨血?”    甄箴缓缓抬起头,此刻的她,早没了一年前无畏陷害,从容步入冷宫的清高样子,被泪浸湿的眼在人群中寻找着那道深藏于心的身影,那个人就站在她面前,甄箴知道他正看着她,而她在对上燕弘添幽深的黑眸时,泪瞬间模糊了她的眼,再也看不清眼前的人。甄箴颓然的低下头,低低的应了一声“是。”    “皇天保佑啊!快给哀家抱抱。”得到甄箴肯定的答案,楼素心再也忍不住,将那娃娃抱紧怀里,孩子已有半岁,眉宇间,隐隐有燕弘添的影子,楼素心的心软成了一片。    忽然冒出个孩子,辛玥凝虽然气,却也没放在眼里,倒是青枫,原来那副丑八怪的样子就已经把皇上迷得昏头转向,现在这般妖媚的模样,皇上还不……    越想心越慌,辛玥凝不再掩饰对青枫的妒恨,话锋一转,说道:“就算这个孩子真是皇家子嗣,青枫助甄箴冷宫产子,欺瞒皇上,一样有罪。”    “青枫知道自己有罪,任凭皇上处置。”    她想拿皇上来压她吗?她就这般有恃无恐!辛玥凝本来已经憋着气,此刻更是怒火中烧,叫道:“本宫乃后宫之主,现在就能治你的罪!来人——”    听到皇后的叫声,守在门外的侍卫对看一眼,却没人敢动,皇上还站在那呢,谁人敢放肆。皇后可以看不见皇上铁青的脸色,他们只有一个脑袋,可看得清楚。    “高进。”    低沉的声音在屋里响起,声量不高,其中夹带的天子霸气瞬间让屋里众人消声,就连被怒火烧晕头的辛玥凝也感觉到了这股气势,闭上了嘴。    高进上前,低声回道:“奴才在。”    “此事交由你查证。孩子先由太后带回东昇宫,青枫和甄箴的罪,等查清楚了再一并处罚。”    说完,燕弘添不再看她们任何人一眼,丢下一屋子或恼或悲的女人,大步迈出了冷宫。青枫蹙眉思索了一会,加快脚步追了出去。    “皇上!”皇上将这事交给高进去查,结果已经不言而喻,他果然就是偏帮青枫,为什么?她才是他的发妻啊!看到青枫跟着出去了,辛玥凝不甘心,也想追出去,手腕却被一股巧劲抓住,水芯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儆皇子一会还要来请安,主子回吧。”水芯用的劲也不断大,辛玥凝却怎么也挣不看,眼睁睁看着燕弘添消失在眼前。    楼素心看着这混乱的一幕,心里叹了口气,轻轻的将怀里的孩子抱得更紧些,快步离开这乌烟瘴气的地方。    “涵儿!涵儿……”    一下子,一群人走的干干净净,茯苓早前是跟随着太后一起过来的,一直站在门外看着,此刻空荡荡的房间里,甄箴趴在地上,像是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茯苓不忍心,走到甄箴身边,想去搀扶她,却被舞儿一把推开。    “您不必太过担心,主子……主子会好好照顾涵皇子的。您要保重。”茯苓也不知道说什么,匆匆安慰了两句便急急的跑出冷宫,不敢多待,心里闷闷的难受。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