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医世毒宠,逼嫁摄政王 >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啊啊啊,柳卿卿抓狂了(万字一更,求订阅求支持)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啊啊啊,柳卿卿抓狂了(万字一更,求订阅求支持)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怎么?我记得你以前最爱吃这个了,现在口味变了?”赤天擎笑着问道,完全不顾忌众人的目光,将手中的筷子又向前推进了一点。

    柳卿卿下意识的后仰,呆呆的说道:“没……变!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沉君彦冷着脸,将柳卿卿拉过来,自己伸头将赤天擎夹的菜吞进嘴里,像是在吃仇人的肉一样狠狠的咀嚼着,吃完,朝着赤天擎扯了扯嘴角,笑道:“多谢国师大人的好意,可惜了卿卿现在已经不喜欢吃这个了,所以我来替她吃。”

    啊啊啊啊啊,柳卿卿抓狂!谁说她不喜欢吃了撄!

    赤天擎嗤笑一声,收回筷子,沉君彦搂着柳卿卿,轻声问道:“卿卿,还吃吗?”

    “废话,当然吃!”柳卿卿有些不满的说道,沉君彦笑着举起筷子夹菜喂柳卿卿吃,不过是宫保鸡丁……柳卿卿有些愕然,柳易呈轻轻的咳嗽了几声,柳卿卿推搡道:“我自己来,你们都快吃吧。”

    沉君彦却执意要喂她,语气微凉:“张嘴。”

    绯嫣公主看不下去了,扔下筷子疾步往外走,筷子摔落在木桌上发出沉脆的声音偿。

    柳卿卿妖娆一笑,自然而然的张嘴,吃下沉君彦喂的菜,朝着绯嫣公主的背影喊到:“绯嫣小姐,你不吃了吗?”

    “不吃了,本小姐吃饱了。”绯嫣公主身形一顿,冷声道。

    赤天擎站起身,对着柳卿卿说道,“我也不吃了,你们继续。”

    一时间都没了胃口,当然除了柳卿卿……

    马车里,绯嫣公主气的摔了很多东西,侍女玲儿,在旁边一边收拾,一边明知故问道:“公主发生了什么事,怎么如此生气?”

    “柳卿卿那个小贱人!狐媚子!勾引沉君彦也就算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连赤天擎那样的男人也勾搭上了!”想她这么一个如花似玉,身份尊贵的女人无论走到哪里都应是众人目光的焦点,没想到今天竟然受了这等委屈,绯嫣公主想想就气不打一处来!

    “公主你不是也说她是狐媚子,狐媚子也就会勾引男人,不会别的什么的,哪能跟公主比,摄政王不过是一时被她迷住了心眼。”玲儿看着绯嫣公主小心翼翼的开口,明亮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阴狠。

    “是吗?”绯嫣公主闭起眼,平复着气息,手指甲狠狠的嵌入方木桌。

    “与其在这里骂人是狐媚子,不如好好想想如何得到他。”赤天擎的声音环绕在车厢里,却并不见其人。

    绯嫣公主心头一沉,打量着四周,冷声道:“国师大人真是个奇人,不知道国师对此有何高见。”

    良久,都听不到赤天擎的回答,玲儿心知他已经走了,才轻轻的吁出一口气。

    “混蛋!”绯嫣公主猛地一拍桌,赤天擎究竟有没有将南楚放在眼里,有没有将她放在眼里,她好歹也是个公主!

    “公主息怒息怒,国师本是皇上身边的大红人,自是有些傲的。”玲儿低声道,为绯嫣公主沏了盏茶。

    ******

    祁山,矗立于锦州城城外的一座山,原本离城不是很远,却人际罕见,因为关于祁山有很多恐怖的传言,普通人都不愿提及祁山。

    柳卿卿下了马车看着眼前的这座大山,有股难以言喻的感觉涌上心头,感觉有种东西在冥冥之中召唤她,很迫切的召唤……

    柳卿卿闭上眼,再次睁开眼便看见红莲眼眶微红,目光幽幽的看着祁山,眼底是思念?是沧桑?是悲凉?柳卿卿蹙眉,红莲和祁山莫非有什么关联?

    红莲似乎察觉到柳卿卿的注视,连忙眨了眨眼,垂眸,伸手快速的抹了一下眼睛,眼帘再次抬起时,秀气的脸蛋上浮现一抹笑容,莲步轻移走到柳卿卿身边,“小姐,这祁山远远望去可美?”

    “自是极美的,只是不知山里如何。”柳卿卿眺望着,淡淡答道,忽然像是想起什么,问道:“红莲你去过祁山吗?”

    红莲沉默了很久,久到柳卿卿以为她不会开口回答。

    “去过。”无比沉闷的两字像是在她的喉咙里卡了很久卡出血了才吐出来。

    闻言,柳卿卿不是很意外,她猜的出来,但是她很是好奇:“哦?红莲什么时候去过,今天天色已晚,我们明日动身上山,现在也闲的无聊,不如红莲给我讲讲这祁山吧?”

    “祁山本是一个很美很美的地方,宛如仙境,可是后来这种美是凶残的,充满着罪恶。”

    柳卿卿挑眉,为什么红莲会这样说。“是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吗?”

    “是的,后来发生的事导致祁山变成一座死山。”

    “什么事?”柳卿卿问道。

    “我不知道。”红莲犹豫了一会,冷冷道。

    柳卿卿抬头望天,明明就是一副知道的样子还偏偏说不知道,“对于这件事就没有一点点传闻什么的吗?”

    “似乎是因为人们贪婪和野心才导致祁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吧。”赤天擎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柳卿卿的身后,淡淡道。

    “啊,你怎么跟鬼一样,吓死卿卿了!”柳卿卿故意夸张的喊到,然后不着痕迹的远离他几步。

    赤天擎逼近柳卿卿,嘴角牵起一抹诡异的笑容,薄唇轻启道:“或许我比鬼还可怕。”

    “哎,小燕子,今晚上我们吃啥?”柳卿卿朝着赤天擎翻了一个白眼,下意识的朝着远处正忙着的沉君彦呦呵道。

    因为这里没有客栈,也没有村落,她们晚上只有睡马车里了,毕竟都是习武之人,都没什么好矫情的,沉君彦此刻正在和一个家奴吩咐着什么,他们去祁山肯定有不少人都知道了,怕心怀不轨的乱臣贼子半路下黑手,所以晚上必须有人轮流全神戒备,看守着。

    听到柳卿卿呼唤,沉君彦皱眉抬眼看去,只见赤天擎一袭暗紫色锦服站在柳卿卿的身后,满头妖异的红发随意的用一个玉簪子斜插着,整个人邪魅惑人。

    沉君彦转身,将沉君修叫了过来,在他耳边说了几句便走了。

    不过一会,沉君彦便来到了柳卿卿身边,揽住柳卿卿的腰,俯身在她的耳边低声问道:“卿卿想吃什么?”

    “嗯……夜色撩人,月光皎洁,良辰美景,美男在怀,最适合吃烤山鸡了!”柳卿卿眸色明亮起来,一闪一闪的宛如会发光的宝石。

    “好,那就吃烤山鸡,我们走,打猎去。”沉君彦揽着柳卿卿抬脚就有,红莲轻声问道:“这里没有山*,除非祁山上面,难道你们现在就要去祁山吗?”

    “有何不可吗?”沉君彦脚步不停冷声问道。

    “摄政王要去,红莲一个奴婢自然是阻止不了的,只是天色已晚,从这里到祁山山脚下也不是很近,祁山虽不似传说中的凶险,但是依旧挺危险的,我怕摄政王和小姐……出了什么意外。”

    “那么你就是不相信本王的能力了,一个小小的祁山本王还不放在眼里。”沉君彦冷哼道,运起内力,带着柳卿卿转眼便消失在原地。

    红莲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却发现赤天擎也不见了踪影,红莲瞪大了眼睛,脑子里猛然窜出一个想法,这个国师不会也跟着小姐她们去了吧!

    ******

    傍晚,凉风习习,沉君彦带着柳卿卿真的来到了祁山,打猎只是顺便,他的真正目的只是来探探路的。

    他们此刻刚进祁山,这里花草树木很茂盛,根本无处下脚,看来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来到这里了,以前的山路都被这些植物吞噬掉了。

    “小燕子,我们走树上吧。”柳卿卿抬头看着参天大树,提议道。

    沉君彦知道她的轻功了得,点头应道,“好,小心点。”

    “放心吧,这可是我的看家本领。”柳卿卿得意道,现在她在这里那股奇异的召唤感再次涌上心头,甚至更加强烈,她忍不住想要在往里走去,看看山的深处究竟有什么鬼。

    一黑一紫在树与树之间,来去自如,身手灵敏。

    耳边偶有鸟儿的叫声响起,柳卿卿一个鸟也没放过,看到一只她就用银针射下来一只,鸟儿再小也是肉啊!

    然而这次柳卿卿看到的鸟……大的吓人,看上去很是凶狠,估计不是什么好鸟!

    沉君彦一把拉过发愣的柳卿卿低声道:“这估计不是普通的鸟,不要动它,也最好不要去惊动它。”

    柳卿卿点点头,眸子里是难以掩饰的兴奋,摇了摇手里的几只鸟,道:“嗯,我知道,野山鸡没有看到,也无所谓了,今晚就烤山鸟吃。”

    沉君彦无语,真是无时无刻不在想吃的,“我们从那里绕过去。”

    柳卿卿顺着沉君彦手指的地方看去,点头说好。

    沉君彦纵身一跃,消失在原地,柳卿卿旋即便跟了上去,夜晚悄悄将临,她的肚子也越来越饿了,夜里山里阴气特别重,冷气袭人。

    就在他们离开的一瞬间,鸟背上渐渐浮现出一个高大的人影来。

    柳卿卿有些筋疲力尽,她靠在树干上,喘息着,想要罢工了。

    “小燕子,我累了,走不动了,我们回去吧,省得外面那些人为我们担心。”柳卿卿低低说道,沉君彦似乎没有听到,依旧向里飞去。

    柳卿卿皱眉,心里腾起一抹不好的预感,她连忙皱眉,开口喊道:“沉……”

    “唔……唔……”

    沉君彦三个字只喊出一个字,柳卿卿的嘴巴就被人捂住,连同眼睛都一起被捂住了。柳卿卿心中一乱,慌乱的挣扎着,那人将她翻了一个身,一只手死死的捂住她的红唇,另一只从她眼睛上撤回来的手紧紧的抱住她的双臂连同腰带着她滑落到地下,将她强制的背对着他,将她抱在怀里,对方的背抵在树根上,对方是个男人,身形不瘦不胖,双臂结实有力。

    先前柳卿卿查看过,树下四周都是茂盛的草丛,这些草高过一个人,沉君彦没过一会便会发现她没有跟上来,一定会回来寻她,若是躲在这里,沉君彦或许有几分的可能会找到她,柳卿卿的心凉了一截,对方究竟是什么人,有何目的。

    柳卿卿开不了口问,睁开的眼睛又看不到对方的脸,只能看到一只非常好看的手紧紧的勒住她,对方用的力气是把她往死里勒的节奏……柳卿卿内牛满面啊!

    头顶传来双脚猛踏在树枝树干的沉闷声音,树叶也唦唦唦的轻撞在一起,柳卿卿心想一定是沉君彦回来寻她了吧,于是便皱起眉头,全身上下运行内力,环绕在四肢,激烈在对方的怀里挣扎着。

    而对方不知道用什么点穴法封住了她的内力,柳卿卿的心彻底凉了下去。

    “柳卿卿……”

    “你在哪柳卿卿?”

    沉君彦四处张望,寻找着一抹熟悉的身影的身影,心里乱如麻,连声音都有些颤抖,早知道他就不带柳卿卿来了。

    “柳卿卿……”

    沉君彦的轻呼声越来越大,柳卿卿反而比之前要淡定些许,既然对方之前并没有伤害她,后面肯定……估计也不会!

    沉君彦按着之前的路找回去,柳卿卿终于能看见他的身影了,心里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突然被人搬走了,轻松了不少。

    竟然对方的目的是她,那么就让沉君彦安全的回去,与众人集合了再一起想办法来救她吧,要是他们两个都栽了,回不去,哥哥和小修修他们一定会急得自乱阵脚!

    想到此,柳卿卿安分了不少,呆呆得看着渐行渐远的沉君彦修挺的背影,可是,就在她精神上放松没多久时,耳边传来一个动物的吼叫声,声音惊如天雷,宛如魔音穿耳。

    柳卿卿被那声音震的头都晕晕的,眼冒金星,糟了!沉君彦有危险!一定是之前的那只怪鸟,柳卿卿的心漂漂浮浮沉沉的,一根弦紧绷着,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让她自己浑身冒冷汗的想法,难道她背后的人是故意扣住她,只是想单独的杀了沉君彦,难道这人她认识?

    沉君彦双手负背,看着眼前庞大的肥鸟,一脸杀气,大鸟所到之处皆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被压扁的绿色草地,那些本来茂盛葱绿的长草被它的厚掌摧残……树枝的粗干被它的翅膀扫断,它的眼睛圆得眼珠凸起的狰狞,此刻正凶狠的看着沉君彦。

    沉君彦冷哼一声,区区一只鸟,他倒要看看是否能拦住他!

    沉君彦手中紧握长剑,他很久没让他的灭灵剑见见世面了,若不是急着找柳卿卿他也没打算用灭灵剑。

    黑暗中,灭灵剑周身盘旋着幽蓝色的气体,暗流涌动,劲风吹起沉君彦的墨发,衣角在风中来回摆动,冷峻的脸上除了杀气再无其他。

    震耳欲聋的鸟叫声,响破天际,震的大地都抖了三抖,树叶纷飞,粗壮的树干都难逃此劫,没有内力护体的柳卿卿硬生生的被震的吐血,嘴角的鲜血缓缓溢出,她的内力被封住即使离得远也被震慑到了。

    身后捂住柳卿卿嘴巴的手松了松,随后一个用内力形成的防护罩将柳卿卿罩在其中,可是他以为这样柳卿卿就会感激他吗!等她冲破了封穴,定要将他扒皮抽筋碎尸喂狼!

    沉君彦将灭灵剑横在胸前,一股气流形成一个盾,才没有被这臭鸟的口气给熏飞了,太臭了,臭的沉君彦的脸都黑了!

    怪鸟的抬起爪子就向沉君彦攻击而去,它的利爪十分锋利,沉君彦一闪身,长长的利爪全部没入地底下。

    沉君彦飞身而上,灭灵剑袭向它的身躯,沉君彦用了八成的功力,灭灵剑竟然仅仅只是划掉了它的皮mao,难道这破鸟还是刀枪不入的体质?

    妈的,沉君彦暗暗的骂了一句。

    怪鸟的爪子向沉君彦的头顶抓去,沉君彦这次没有躲。

    “灭灵第五式万剑合一!”灭灵剑在沉君彦的手中不断的分身着,最后所有的剑归一,幽蓝色的光芒照亮整片树林,强大的气流涌动在沉君彦的周围,在怪鸟的爪子即将到来时,长剑从手中飞出,刺向怪鸟得爪子中心部位。

    一声惨叫响彻祁山,万鸟齐飞,柳卿卿听到这声惨叫,嘴角轻轻勾起,却引得身后的人嘲弄一笑,这笑声实在是煞风景,等她的封穴解了,一定要先将他的声带拉出来,一刀一刀的当着他的面凌迟!

    祁山山脚下,柳易呈等人迟迟等不到柳卿卿她们回来,心急如焚。

    “公子,你看祁山半山腰!”红莲指着散发着幽蓝色光芒的祁山,惊道。

    柳易呈着急的望去,这光带着一股很强大的力量在里面,祁山山顶群鸟齐齐飞起,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更有一道非常响亮的兽吼声传入耳蜗中,柳易呈心里明了,柳卿卿她们遇到了危险!

    红莲怔怔地看着祁山的方向,呢喃道:“难道他们遇到了那只怪鸟?难道她们上了山顶,不对啊,看那光芒明明是在半山腰,奇怪了……那鸟怎么会出现半山腰……”

    沉君修冷冷道,“那是我哥的剑芒,除非遇到劲敌我哥不会用剑的,不行我要去祁山,柳公子公主的安危就交给你了!”

    “沉公子,小心。”柳易呈皱眉,道。

    “公子我也去,祁山我熟悉。”红莲向前一步,看着柳易呈蓦然说道。

    “不行,你一个女孩子去了会拖沉公子的后腿。”柳易呈想也不想,脱口答道。

    “公子,红莲不是什么弱女子,我可以给沉公子带路,否则沉公子初次去祁山会多走很多弯路。”红莲皱眉看着柳易呈,语气坚决。

    “柳公子我看这位红莲姑娘骨骼清奇,内力深厚,看她的语气像是对祁山很熟悉,让她跟着我去也好有个照应,祁山我还真没去过。”沉君修不慌不忙的说道,这个时候也就只有他这么镇定了,“红莲姑娘我们快走吧。”

    红莲看了柳易呈一眼,那一眼包含的太多太多,她淡淡的应道:“嗯,公子跟我来。”

    转身,两人运起轻功消失在夜色中,月亮高悬,为黑夜增添了点可见度。

    “柳副将,这祁山果然名不虚传,也不知道摄政王他们会不会受伤,若是他们出了什么差错,本公主的罪过可就大了。”绯嫣公主看着祁山担忧的说道。

    “公主莫要担忧,夜凉,公主快回马车里歇息吧。”柳易呈不卑不亢的说道,他对这个公主没什么好感,忽然发觉少了一个人,问道:“对了,怎么不见贵国国师?”

    绯嫣公主脸色微变,冷笑道:“他啊,这个时候一般都在练什么邪功。”

    柳易呈默然不语,看来南楚公主和国师似乎不合……

    ******

    祁山,山脚下,沉君修被一个人拦住了,此刻沉君修心里已经明白,此事不简单。

    仔细一看这人还是熟人,上次柳卿卿晚上给他送回小狐狸时他和他交过手,后来他也查过他,有百分之九十的可能性是江湖上人见人怕的鬼神大人,毕竟鬼神大人无论何时何地都是一身斗篷罩住全身,根本无人见过他的真容,倘若别人想要冒充或者故意假扮嫁祸他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事情似乎越来越复杂了……

    “若在下没猜错,您就是鬼神大人了吧?”沉君修将红莲护在身后,毕竟是一小姑娘。

    鬼神挺拔的身躯笔直的立在一块硕大的石头上,他没有开口,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鬼神大人在此不知有何事?难道是特意再等我的吗?”沉君修笑着问道,心中已经在思量着对策。

    鬼神依旧不语。

    沉君修轻轻拉着红莲试探的走过去,鬼神将手中的剑指向沉君修,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沉君修脸色一沉,将红莲推开,举剑迎上,霎时间,尘土飞扬,刀剑相撞发出刺耳的声音,兵器摩擦间火花四溢,山脚下两人打的不可开交。

    半山腰一人一鸟也打的难分难舍,而这每过一秒对于柳卿卿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忽然捂住柳卿卿的手变得有些紧,柳卿卿有些奇怪,只见一白衣蒙面女子站在对面的树叶上,对没错是树叶,小小的树叶啊!

    白衣飘飘,眼前这个看似瘦弱却气势凌厉的女人宛如仙女从天而降!最关键的是这个女人和身后的那个男人不是同伙,柳卿卿激动的看着她。

    白衣女子注意到柳卿卿目光,冷澈的眸子看着柳卿卿,柳卿卿瞬间就安下心来,这寒冷无比的冰眸,竟给她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让她已经悬在嗓子眼的一颗心落了下来。

    身后的男子,似笑非笑的开口道:“你终于肯现身了吗?”

    柳卿卿一愣,这声音有点陌生但是却莫名的让她想到了赤天擎这个诡异的男人。

    白衣女子从一片叶子上飞身而下,其实用飘更恰当,她一步一步的走向柳卿卿,她的脚不像是踩在地上,而是云朵上,而她整个人也给柳卿卿一种及其飘渺的感觉。

    “放了她,然后撤掉你的人。”声如其人,都是一样的冷,像是寒冬里的形成的一把冰刃,冷且凌厉!

    “这么多年了,终于将你逼出来了吗?那个玉佩是不是也在你的手中。”男人冷声问道,捂在柳卿卿红唇的手也是冰冷如寒霜。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死心。”白衣女字,眼底划过一丝失望。“我们已经回不去了,而你更不该回去。”

    说完,白衣女子素手一点,一直钳制着柳卿卿的手渐渐松开,柳卿卿连忙挣脱开来,跑到白衣女子身后,才看向那个男人,却不料那个挟持着她的人已经不见了身影。妈-的,她还没将他扒皮,抽筋,碎尸,喂狼去呢,人怎么就不见了!

    白衣女子看了她一眼,柳卿卿只觉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身上点了两下,被封住的内力就已经被重新释放了出来,柳卿卿惊奇看着白衣女子,她是什么来历,这是什么功夫,牛翻了!

    白衣女子收回目光,看向那不知名的男子消失的地方,一步一步飘向那里。

    “哎。”柳卿卿伸手想要拉住她的袖子,却发现手里空空如也,柳卿卿缓缓摊开紧握的手掌,她刚刚明明是瞧准着抓住袖口的,她亲眼看见她的手从袖子的布料里穿透过去,最后什么也没抓到……

    这是女鬼吗……柳卿卿反应过来时,眼前已经没了她飘渺的身姿,林子里爆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声:“妈呀,鬼啊啊啊啊啊!”

    这声音让沉君彦失了神,后背被怪鸟的爪子撕裂!沉君彦回过神来,一咬牙飞出很远才稳住身子,后背鲜血淋漓,他眼神凌厉地看着眼前的怪鸟的眼睛,黢黑的眸子闪过一抹精光,他找到它的弱点了!

    既然它的躯体刀剑难入,那么它的眼睛……沉君彦纵身一跃,长剑直逼怪鸟的眼睛。

    惨叫声,如约而至,沉君彦被已经处于发疯状态中的怪鸟甩出很远,沉君彦手指握紧灭灵剑,撑起身子,冷眼看着它,怪鸟一直惨叫着,翅膀乱舞着,挥倒了一棵棵巨木!

    场面壮观,柳卿卿根据声音找到了沉君彦,沉君彦看着柳卿卿,二话不说,一把将她搂进怀里,喘息着问道:“你没事吧?”

    柳卿卿僵硬着身子,答道:“我没事啊,我好的很,倒是你流了好多血。”

    怪鸟一直疯狂的吼叫着,一声口哨声,响起,怪鸟居然安静了下来,扑腾着翅膀飞走了,只是这羽翼稀少的翅膀飞的忽上忽下,摇摇欲坠……

    “看来这哨声就是这肥鸟的主人吹的了,这是让它撤退的口令了。”柳卿卿抿唇冷冷道。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走吧。”沉君彦收起灭灵剑,开口道。

    柳卿卿一愣,连忙道:“好剑!”

    沉君彦黑了脸,问道:“我好贱?”

    “噗……不是,我说你的剑,是把好剑。”柳卿卿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解释道。

    闻言,沉君彦的脸更黑了……

    柳卿卿替他简单的处理了伤口,后背的伤口及深,深可见骨,看的柳卿卿心惊胆跳的,难以想像他和那只鸟是如何打架的……

    “对了,你的剑叫什么名字。”柳卿卿好奇的问道。

    沉君彦忍着背后火辣辣的灼痛感说道:“灭灵剑,之前你怎么跟丢了?”

    提起这个柳卿卿脸色一冷,冷哼道:“我没跟丢……我是被人给劫持了,你竟然都没发觉到,哼!”

    “那你怎么逃出的?”

    “被一个超级神秘超级诡异的女子给救了,这些事先回去,然后再说。”

    “好。”

    柳卿卿扶着受伤的沉君彦下山,两人一路上都没有再说话,他们这么久没有回去,哥哥他们肯定也等得着急死了吧。

    ******

    山脚下,正在激烈打斗中的沉君修,仿佛感觉到了她的气息,他的北北!

    怎么会这样,这种感觉很强烈,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他感觉她就在周围某处看着他!

    鬼神听到撤退的哨声有些惊讶,犹豫了一会便也随着哨声一起撤退了。

    “闻哨声,退其身。”红莲看着已经消失不见的鬼神呢喃道,这个鬼神和当年血洗祁山的竟是一伙人!

    沉君修呆呆的看向四周,寻找一抹记忆中的身影,没有!没有!怎么会没有!

    红莲看着有些异常的沉君修,小心翼翼的问道:“沉公子你怎么了?”

    沉君修看着红莲,脸色惨白,摇摇头嘴里低声呢喃道:“她死了……她已经死了,这是错觉……是错觉……错觉……”

    红莲惊的后退一步,她死了?她是谁?

    “哎!红莲,小修修你们怎么在这里啊。”柳卿卿看到两人高声呼喊道。

    柳卿卿的声音成功的将沉君修的从梦魇中拉回现实中,“卿卿……哥……”

    “小修修你怎么了?”柳卿卿打量着一脸苍白的沉君修,担忧的问道。

    沉君修默然垂眸,不知道怎么回答,红莲急忙说道:“小姐,这沉公子那一瞬间像是魔怔了一样,可怕极了,嘴里还念叨着什么她死了……错觉什么的……”

    柳卿卿察觉到沉君彦的身子一僵,连忙转移话题,心想可能小修修又想起他的过去了吧。

    “你们怎么在这里啊?”柳卿卿看了一眼红莲问道。

    红莲咽了一口气,道:“我们在远处看到祁山的剑芒,还有奇怪的鸟兽叫声,便知道你们遇到了危险,所以我和沉公子来找你们。”

    “这样子,那我哥她们还在原地?”柳卿卿问道。

    “是的。”

    “我们回去吧,沉君彦受了伤。”

    ******

    祁山山顶,一个冷风直吹的悬崖边,刚刚救了柳卿卿的白衣女子凝眸看着已经看不到人影的山脚下。

    “怎么现在才发觉他对你很痴情么?”赤天擎冷声笑道。

    “那么你就从来不曾发觉我对你也很痴情吗?”白衣女子,轻纱被风吹起一角,红唇轻启,冷冷的问道。

    赤天擎道:“这个我还真看不出来,你要真想证明你爱我,就把东西给我。”

    白衣女子,冰冷的眸子,微微闭起,长长的睫毛颤抖着,声音飘渺,“那么我宁愿不曾爱过你,你休想再回去。”

    赤天擎看着她,表情受伤道:“阿北,你好狠的心啊。”

    “你忘了,我已经没有心了,你走吧。”被唤做阿北的女子冷笑道,白色绣花的袖口下,暗藏着一只瑟瑟发抖的素手。

    赤天擎没有再说话,消失在夜色中……

    当柳卿卿她们四人回到原地时,柳易呈和赤天擎正在谈着话,赤天擎看着柳卿卿,再看看沉君彦,意味深长的说道:“你们是去打猎的吗?怎么如此狼狈,像是被人打了…”

    柳卿卿白了他一眼,冷声道:“关你屁事!”

    红莲奇怪的看了赤天擎一眼,便低了头,默不作声。

    “阿卿,你没事吧。”柳易呈急切的问道,上上下下的将柳卿卿瞧了个遍,见无事后才放下心来。

    “我没事,我先去处理沉君彦的伤口,他受伤了。”柳卿卿扶着沉君彦走向他的马车里道。

    柳易呈目送着柳卿卿上了马车才看向红莲,问道:“红莲,你没事吧。”

    红莲牵了牵嘴角,道:“我没事,我去帮小姐。”

    说完,便低着头走了。

    车厢里,绯嫣公主闻声赶来,看着趴在床上,背后血肉模糊的的沉君彦,惊讶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柳卿卿抬眼看着满目自责的绯嫣公主,撇了撇嘴,怎么回事?还不都是她害的!

    绯嫣公主捂着嘴,内疚道:“都怪我说什么来祁山,害的摄政王受了如此重的伤,王爷,本公主会对你负责的,明日本公主便回去,本公主要向大华王朝提亲。”

    噗……提亲!这是什么负责法?柳卿卿嘴角一抽,看不下去了,冷声道:“绯嫣公主你现在就可以为沉君彦负责?”

    “什么?”

    “麻烦公主先出去好不?你太吵了,影响摄政王休息,也会影响我为他处理伤口。”柳卿卿微微一笑,不怀好意道。

    这个逐客令下的有水平,沉君彦闷哼一声,嘴角勾起。

    绯嫣公主无力反驳,只好回去了。

    “你吃醋的模样真可爱。”沉君彦扭头看着柳卿卿的侧颜,不紧不慢的说道。

    “谁说我吃醋了,看她那白莲花的样子我就反感,我一反感啊下手就不知轻重。”柳卿卿狡辩道,脸色微红,原本动作略轻的在清理伤口,现在猛地用力起来。

    红莲不断的在心里默念着:我听不见……我听不见……

    “啊……啊……啊啊……痛痛通,你轻点!我现在是伤者,你不能这样对我!”沉君彦表情痛苦的哀叫道,语气让人听着莫名觉得的很暧.昧……

    “痛啊?这里痛吗?”柳卿卿温柔一笑,欺身看着沉君彦的伤口问道,手上的动作可不温柔了。

    沉君彦哀嚎道:“谋杀亲夫了……”

    其实这点痛对于沉君彦算什么?

    ******

    绯嫣公主气冲冲的走回自己的马车里时,轻声唤道:“玲儿,上纸墨,本公主要立即告诉父王。”

    她要和大华王朝摄政王联姻,他沉君彦敢不娶,那么大华王朝就准备等她南楚的大军压境吧!她就不信了,她绯嫣要一个男人还有要不到的理儿!

    过了一会,绯嫣公主皱眉,玲儿没有应声而出,马车里里外外哪有玲儿的影子,平时玲儿都是一直守在车厢里的,今日不知在忙什么,竟然不在!

    柳卿卿替沉君彦包扎好伤口后,柳易呈便派了人来寻她,伤口愈合是在睡觉的时候,所以柳卿卿,理由很恰当的给沉君彦点上了安神香,看到沉君彦的睡颜后,才安心的退了出去,哥哥找她了解情况,而她也有些发现要告诉他们。

    柳卿卿刚从沉君彦的马车里离开没多久,那马车外就出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磨磨蹭蹭的上了马车。

    玲儿一进车厢里就被扑鼻而来的香气熏的头晕晕的,她挥手将安神香熄灭了,然后走到沉君彦身边,一双白皙却有些粗糙的手抚上他的脸,临摹着他失去血色的唇瓣,哽咽道:“君彦……记忆中的你,一直没让自己受过伤……”

    她的手从沉君彦熟睡的容颜上滑落下来,落在锁骨处,眸光一暗她就扒开了柳卿卿为他已经穿好的衣服,她只是想看看君彦他伤的有多深,却不料手腕一紧,玲儿吓得脸色一白,他醒了吗?

    “卿卿别闹……”

    沉君彦的双眸依旧紧闭着,只是有几声梦呓声从薄唇里吐出,吓得玲儿额头冒汗,看来他是把自己当作柳卿卿了,玲儿心下烦闷,却发现怎么也挣脱不开沉君彦的钳制,然而远处,已经传来柳卿卿的说话声和脚步声。

    “小修修,别担心,你哥没事。”

    玲儿脸色一白,熟睡中的沉君彦始终不肯放开她的手……

    ,

    ---题外话---第一次写这么字,污眠已经写晕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写了啥……哭晕在厕所!求不离不弃,求订阅嘤!还有第二更万字大更晚上见,我要先缓缓,理理思路,真的快晕啦~

    求收藏求订阅求月票求鲜花求打赏!!!【看我乞求的大眼睛】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