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医世毒宠,逼嫁摄政王 > 正文 第八十章 爷的女人谁也不能碰,不许让人碰

正文 第八十章 爷的女人谁也不能碰,不许让人碰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任人宰割?抱歉,她柳卿卿不会!

    赤天擎动情吻着柳卿卿,妖异的眸子渐发红色光芒,柳卿卿意识清明,眸子渐染冷色,舌头灵巧的躲避着赤天擎的纠缠,舔向她的后牙槽,然后才又和赤天擎的舌纠缠在了一起。

    赤天擎妖异的红眸渐渐暗去,眸子中浮现一抹震惊,唇舌分离,赤天擎邪笑着看着柳卿卿,道:“你可真毒……”

    柳卿卿嫣然一笑,媚态横生,她的后牙槽暗藏了一味至毒,“国师大人,不知这滋味如何啊?”

    赤天擎的嘴巴开始腐烂……钻心的痛席卷而来,柳卿卿看着面色沉静的赤天擎不由得暗暗赞叹,承受着如此生不如死的痛苦竟还能面不改色!

    “柳卿卿,你以为这毒能奈我何……偿”

    柳卿卿不以为意的切了一声,伸手推向他蜜色的胸膛,赤天擎浑身无力,很容易很轻松地就被她推翻在侧,柳卿卿不由得呼出了一口气,压制着她的那股力量一消失她就立马起身逃离了床榻,口腔里属于他的气息一直挥之不去,柳卿卿狠狠的用手背擦了擦唇瓣。

    见此,赤天擎的眸色深了深。

    “啪啪啪啪啪……”一阵鼓掌的声音传来,随之而来的一道磁厚暗哑的声音:“本王是不是错过什么好戏了?”

    沉君彦现身在两人视线内,脸上神色让人琢磨不透,目光落在赤天擎光溜溜的身体上,意味深长的笑道:“国师大人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赤天擎没有答话,暗暗运功逼毒。

    对于沉君彦的到来,柳卿卿心知一定是容瑾告诉沉君彦的,好一个沉君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安插的容瑾在暗中监视她!

    只是他为什么要监视她,柳卿卿心中一冷……

    “摄政王来的也不迟!”赤天擎单手撑着脑袋,斜躺在床榻上,暧昧的目光流连在柳卿卿身上,绣着木槿花的被褥将他***的身体掩盖住,却掩不住这满园春色……

    “你们都给我滚。”柳卿卿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冷声怒道,还让不让人好好睡一觉了,难不成长的美也是一种错吗?

    “国师大人听不懂我家卿卿说的话吗?”沉君彦勾唇冷笑,长臂揽向柳卿卿,却不料揽一个空,被柳卿卿一个闪身躲开了,沉君彦黢黑的眸子危险的眯了眯。

    赤天擎阴沉的眸子泛着冷光,“摄政王听错了吧,她是让我们一起走。奈何我没衣服穿,走不掉了呢,摄政王先走吧,本国师稍候就走。”

    沉君彦剑眉一挑,冷笑道:“听说晚上裸身在外面行走,别有一番风趣呢,国师大人要不要试一试这感觉?”

    “莫非摄政王试过这感觉?”赤天擎冷着脸问道。

    柳卿卿傻眼了,这两个男人在唇枪舌战什么?莫名其妙,话题也是如此的无聊,柳卿卿不耐烦的说道:“要不你们两个一起试试,然后让别人评评你们两个谁的身材好啊。”

    赤天擎禁了声,沉君彦也沉默了。

    柳卿卿眼珠转来转去的,徘徊在两个人之间,脸上浮现一抹憨笑,看起来傻傻的:“两位大爷可否移步了?卿卿要睡觉了。”

    “走吧,国师大人。”沉君彦冷冷一睹,看着躺在柳卿卿睡过的床榻的上的赤天擎,对外面喊道:“容瑾,你出来把衣服借给国师大人穿。”

    暗处,容瑾吓得不是小心脏的大心脏都抖了三抖,不情不愿的走了出来。

    “容瑾,走路就跟乌龟爬一样,没吃饱吗?”沉君彦厉声问道。

    柳卿卿默默的心疼了容瑾一秒钟。

    容瑾欲哭无泪,跑的比兔都快,眨眼间就已经来到了沉君彦身后,低声道:“主子……”

    “把衣服脱了!”沉君彦正色道。

    “哦……”容瑾撇了撇嘴,委屈的应道,慢吞吞的脱起了衣服。

    “不用麻烦了,多谢摄政王的好意,你们先出去吧,麻烦卿卿帮我将湿了的衣服拿过来可以吗?”赤天擎深邃的眸子忽明忽暗,声色平平道。

    “衣服在哪里?”沉君彦转头看着柳卿卿问道,柳卿卿睡眼朦胧,看来真的是困的不行。

    “屏风后面呢。”柳卿卿抬眼,愣愣道,转身即走。

    沉君彦脸一黑,出声道:“容瑾,去拿衣服。”

    赤天擎冷冷一笑,知道沉君彦今晚是和他杠上了,便也罢了声。

    过了一会容瑾尖着手拎着一件湿答答的衣服,递给了赤天擎,赤天擎接过来,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掌上升起一股气流,衣服上升起水雾,衣服很快便干了。

    “本国师要穿衣服了,你们确定要继续围观吗?”赤天擎冷冷的笑道。

    沉君彦脸色黑了又黑,一把拉过柳卿卿将她按在怀里,一起背过身去,容瑾直接退了出去,他可不愿继续待下去,巴不得逃的越远越好。

    赤天擎体内的毒已经用他独创的心法给逼了出来,此刻看上去已经和之前没什么两样,只是已经腐烂的口腔虽然控制了蔓延,但是却已经腐烂掉了,泛着丝丝疼痛。

    “好了,我们走吧摄政王。”赤天擎一身紫色华服玉树临风,惹眼的红发衬着他妖异邪魅。

    沉君彦转过身,看向他,嘴角上扬,那笑宛如飘飘然的柳絮,撩人心弦:“国师大人请。”

    “怎么摄政王不一起走?”赤天擎眸色一寒。

    “国师大人先走,本王马上就追上国师大人,我和卿卿有些甜言蜜语要说。”沉君彦搂紧了柳卿卿,笑道。“容瑾,送客。”

    柳卿卿嘴角一抽,他这是以主人的身份说话啊,心里却是涌起一股莫名其妙的开心?

    赤天擎不动声色,挥袖走人,容瑾哭丧着脸送客!

    可是容瑾刚把人送出门,赤天擎一闪身就不见了,容瑾揉了揉眼睛,又眨了眨眼,有些不可思议,这速度还能叫轻功吗?

    屋内,只剩下柳卿卿和沉君彦两人了,沉君彦默不作声,深邃的眸子一眼望不到底,像是一口深井,柳卿卿被他看的头皮发麻,顿觉不好!

    “你……你想干什么……”柳卿卿蹙眉,看着表情古怪的沉君彦不由得后退了一步,身子也微微后仰。

    “把床单被褥都爷换了,有赤天擎的味道,不好。”沉君彦幽深的眸子闪了闪,认真道。

    柳卿卿想吐一口老血,那她还看了赤天擎的身体上上下下,包括重点部位,他是不是要挖了她的眼睛啊?

    想到此,柳卿卿又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沉君彦又向前走了两步,他的两步就像是踩在柳卿卿的心上一样,柳卿卿神色一凜,只听他继续说道:“他的衣服怎么湿了,还脱光了?嗯?”

    最后一个字的尾音被他拖的老长,听的柳卿卿心一阵狂跳,沉君彦又道:“该不会是你在洗澡被他偷看了吧,然后你和他一起沐浴了?”

    “没……没有!”柳卿卿眼睛圆睁,极力否认道。

    “真的没有?”沉君彦倾身凑近柳卿卿,闻着她身上的味道是刚刚沐浴过的味道,有股淡淡的花香。

    “没有一起沐浴,是我泼了他一身洗澡水哈哈……”柳卿卿摸了摸鼻子,傻笑道。

    沉君彦一把拉过她,柳卿卿跌倒在他的怀里,沉君彦看着她嫣红的唇瓣,眸色深了深,冷了几分,声音像是冬日河里的冰块融化成的流水,缓缓的流进柳卿卿的耳蜗里,“他吻过你了?”

    沉君彦修长的手指,抚上柳卿卿微启的朱唇,带着厚茧的指腹重重的摩擦着红唇,柳卿卿蹙眉,本能的想要闪躲,沉君彦却强硬的按压着她的饱满的唇瓣,向下翻去,露出洁白的皓齿。

    柳卿卿只觉唇上微痛,他的指教微凉带着苦涩,柳卿卿偏头,唇瓣从他的指腹下回归原位,柳卿卿媚眼怒瞪一脸诡异笑容的沉君彦,道:“你发什么疯?”

    “爷在发疯吗?柳卿卿你是真的看不出来爷怎么了吗?还不是因为你,爷觉得心里头有一只苍蝇,在乱飞,想要出去,你说我能让它飞出去吗?”沉君彦嘴角勾起一个恰到好处的孤独,宛如深井般的眸子渐渐变成一个黑洞,像是要将柳卿卿活生生的吸进去。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苍蝇吗!!!”柳卿卿仰头,问道。

    “不,你是蜜蜂,我就是那花儿,被你采了不成,还要被你始乱终弃。”沉君彦垂眸,意味深长道。

    “你有病,不就是我被他吻了一下下嘛你至于像吃错了药一样……”咳咳,好吧,不止是一下下,柳卿卿额头冒汗,她怎么一不小心就说露了嘴!

    沉君彦阴沉着脸,脸色黑的异常诡异,眸子里掀起一股巨浪,修长的手指,勾起柳卿卿的下颚,一字一句道:“柳卿卿,你可是要嫁给爷的,爷的女人谁也不能碰,不许让人碰,知道了吗?”

    柳卿卿心头一紧,咬牙道:“那我……不嫁了成不?”

    ---题外话---污眠今晚被编辑大人熬了心灵鸡汤嘿嘿,已经恢复战斗力了,真抱歉啊,污眠由衷的道歉,以后每天六千更走起!不定时加更,不负自已不负你们!污眠就在这里,你们来看污眠,污眠在这里,你们不来看污眠,污眠也在这里,等着被看哼y∩__∩y亲们月票,订阅走起啊!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