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医世毒宠,逼嫁摄政王 > 正文 第八十七章 下娃怎么样?这个爷拿手

正文 第八十七章 下娃怎么样?这个爷拿手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大晚上的,你们夜来疯啊?”柳卿卿凶道,当初谁?谁?谁跟她说他已经搞定她爹了?谁说的!

    沉君彦和柳坤面面相觑,都一愣一愣的。

    “夜来疯是什么东西?”柳坤不禁皱眉疑问道,但是他心里明白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柳卿卿嘴角一抽,夜来疯不是东西……

    “爹爹啊,你知道有种婚,叫闪婚吗?撄”

    柳坤看着柳卿卿一脸微笑的样子就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什么是闪婚?”

    柳卿卿停顿一会,摸了摸下巴,正言道:“意思就是说我几秒钟就可以爱上一个人,几分钟就能谈完一场恋爱,数时辰内就可以决定终身大事,七天便能踏上十里红妆,坐上红色花轿。偿”

    “我和卿卿已经超过七天了。”柳卿卿话音刚落,柳坤正欲开口时,沉君彦就立马插嘴道,意思很明显,柳将军你已经没有理由拒绝了。

    “气煞我也……你们年轻人爱怎么就怎么吧,反正从来就没把老头子放在眼里。”柳坤气的胸口此起彼伏,无奈的叹道,突然话锋一转,柳坤厉声道:“但是摄政王你给我听好了,欺负我家卿卿,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管你有何身份。”

    说完也不管他们两个人的反应,转身便走了,走的有点快中带火……

    柳坤一走,柳卿卿冷冷一笑,面色阴沉的看着沉君彦,道:“小燕子……”

    “乖,叫爷。”沉君彦微微一笑,妖惑众生,声音暗哑低沉道。

    “我去你大爷的……”柳卿卿的声音大的让人忍不住想要捂住耳朵,连已经走远的柳坤都听到了。

    “额,那么就叫夫君吧。”沉君彦有些反应不过来,自己哪里惹到她了?

    柳卿卿朝着沉君彦妖娆一笑,迈着碎步走向他,低头在他胸膛处低声狠狠道:“下次,对我爹恭敬点。”

    说完,猛地跺了沉君彦一脚。

    沉君彦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有失声痛叫,隐藏在长袍下的长腿抖了几抖,柳卿卿这一脚卯足了劲就差没出内力了,沉君彦隐忍道:“柳卿卿你好狠,我可是你夫君……”

    “夫君怎么了?没了我可以再找一个,爹爹没了我去哪找。”柳卿卿懒得理他,让他气她的爹。

    只是这真正气着她爹是她自己吧……

    沉君彦一把拉过欲转身离开的柳卿卿,冷声道:“你想找谁?你敢找!”

    “不找可以,不过你得和我爹爹好好说话,要恭敬,人老了容易被气的心肌梗塞,嗝屁了。”柳卿卿直言道,耳边传来沉君彦低低的笑声,仿佛有只小虫爬进了她的耳蜗里,奇痒无比。

    “好,听卿卿的,明日爷就来下聘。”沉君彦搂着柳卿卿,勾唇笑道。

    “小燕子,你为什么这么着急娶我,不是说等我强大到可以打败你才可以吗?”柳卿卿突然问道,心中思绪万千,想不明白。

    “爷先占坑,防止有心人将你娶走了。”话落,搂住柳卿卿的手臂又紧了紧。

    柳卿卿皱眉,冷声道:“占着我这坑,可必须得下蛋!”

    “不会下蛋怎么办?下娃怎么样?这个爷拿手。”沉君彦沉思了一会,然后认真的问道。

    “去死。”柳卿卿手肘狠狠的撞向沉君彦的腹部,沉君彦没有躲,闷哼声如约而至。

    窗外,月亮都羞了脸,躲进了厚重的云雾里。

    ******

    深夜,简陋的客栈里,青云站在赤天擎背后,宛如一个木偶。

    青云这次的离开,没有告诉人,也没有一个人知晓,但是明天,天一亮紫月便会发现,卿卿她便也会知晓了吧。

    她若发现自己突然不见了,会着急吗?会担心吗?青云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道:“国师大人,深夜造访有何事?”

    赤天擎回过身,似笑非笑道:“想要你的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青云愣住,他还有什么东西值得他来要。

    “你的任意一个东西,但是前题是她知道这个东西是你的。”这里的她,无非就是指柳卿卿。

    “国师大人想做什么?”青云拧眉问道,神情有些戒备。

    赤天擎勾起唇角,笑的神秘莫测:“当然是拿它做鱼饵。”

    青云思绪飘远,蓦然想起他们初见时,荒郊野岭里,他奄奄一息,躺在已经干涸的血泊中,双眸早已睁不开,只剩下一条缝隙,就在那条缝也要彻底消失时,他看见了一双脚,正朝着他走来,那双脚仿佛有魔力,以至于让他忘了闭眼,那双轻快的脚走到他的眼前,停下,脚的主人缓缓蹲下身子,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

    “也不知道是不是个美男子,若是,死了岂不是可惜……”

    她是个女人,声音似一种可以让人起死回生的药,让原本已经睁不开眼的他,睁开了沉重的双眸,他看到了一个非常非常美的女子,她的嘴角勾着一抹说不清道不明的笑,让他已经冷却的五脏六腑渐渐有了温度。

    他看到她纤细好看的手里出现一个绣着嫩绿色柳叶的手帕,轻轻的擦拭着他被血液模糊了的脸庞,他轻轻的闭上了眼,直到听到她的一声惊叹:“啧啧啧,本姑娘走到这里都能捡到一个绝色美男。”

    闻言,他几乎已经快要停止跳动的心,猛地跳了几下,他的双眸也渐渐睁开,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她微凉的手指,扳开了他失去血色的唇瓣,扔进了一个药丸到他的嘴里,苦涩蔓延在口腔里,知觉慢慢的恢复,被她手指碰到的地方有些发烫,她开始低头处理他遍布全身的伤口,疼,而他却叫不出口,已经麻木了,他的眼里,他的世界里此时此刻只有一个绝世容颜。

    “怎么,你该不会没有吧?”赤天擎淡淡的嘲讽道,拉回了青云的思绪。

    青云垂眸,从怀里掏出一个手帕,是柳卿卿当时为他擦拭的手帕,他一直留着,没有丢,已经泛了黄。

    赤天擎冷眸轻轻一睹,冷笑不止,“就是这个?”

    青云无视他的冷笑,眼神透出一丝不舍以及隐忍,答道:“是的,卿卿看到这个便会知道是从哪里来的,是谁的。”

    “若是如此,最好不过。”赤天擎诡异一笑,再次开口道:“鬼神,将这手帕拿去吧,必要时给柳小姐,还记得我之前说的话吧?”

    鬼神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屋子里,青云并不惊奇,任由他将手里的手帕取走。

    眨眼间,又消失在青云的视线里,速度快的像是怕青云反悔不给他了似的。

    “无论你做什么,最好不要伤到柳卿卿,否则……”

    “否则你能怎样?”赤天擎轻蔑的看着青云,问道。

    “燃烧我的生命也会让你们偿命。”青云目光蓦然变得十分坚定起来,让人不敢直视,不敢再轻蔑。

    夜悄然离去,寂静被清晨打破,大清早的,锦州城就沸腾了起来,大街小巷左邻右里都在议论纷纷。

    议论啥?当然是当今摄政王和柳卿卿的婚事啊。

    这个消息恍若晴天霹雳劈碎了多少少女的心,甚至包括那些大婶的心……

    消息蔓延的很快,锦州城几乎是家家户户都知晓了,谁也不曾想过,摄政王竟然和大名鼎鼎的柳卿卿走到一起了?如果真的是这样子,当今皇上怎么办!!!

    说好的,摄政王是断袖啊,喜欢的是皇上,这个柳卿卿是怎么回事?

    娶她还不如继续让摄政王断袖吧?

    “别说柳卿卿不可能,人家不就是名声臭了点,人长的那叫一个沉鱼落雁,倾国又倾城……”卖馒头的猥琐大叔感慨道。

    “你怎么知道,难道你见过不成?”一大妈笑着问道。

    柳卿卿虽然在锦州城那叫一个如雷贯耳……随便跟一小孩说,柳卿卿来了,那小孩就能吓得乖乖听娘亲的话,但是真正见过她的人少之又少。

    卖馒头的大叔自豪道:“没错,我看过一眼,那叫一个惊艳,和摄政王还是挺配的,色.女配断袖,天造地设啊。”

    “去你的,天造地设,不知道老娘爱慕摄政王多年了吗?”那大婶拿起一大白菜扔到那馒头大叔脸上,怒道。

    “哦?就你?干瘪的身材?松弛的皮肤……”柳卿卿双手抱臂,挑眉笑道。

    “你谁啊,老娘爱慕摄政王碍你眼了啊!”大婶一瞪眼,气势汹汹地看向柳卿卿,顿时腿一软,眼一缩,气势全无,好美的姑娘啊!

    “没,这位大婶你没碍着我的眼,我只是怕你倒了摄政王的胃口。”柳卿卿摇摇头,慵懒的开口道,语言犀利的很。

    “你是……你就是柳卿卿!”卖馒头的大叔,有眼有珠惊道。

    人群突然沸腾了起来,路人齐齐围了过来。

    柳卿卿蹙眉,看着刚刚那位快要瘫软在地的大婶,索然无趣,想要走人,却不料被一道清脆的声音留住了脚步。

    “你就是柳卿卿?也就那样,真是为摄政王感到惋惜。”

    柳卿卿冷笑,朝着声音的来源处望去,一个粉色衣衫的女子站立在人群中,略显稚嫩脸使得她看起来楚楚可怜。

    周围喧嚣了起来,柳卿卿可是柳大将军的爱女,也不知道是谁敢当面顶撞她,人们的视线徘徊在两人之间。

    不出一会就有人认出了那个粉色衣衫的女子,“那是宋丞相的妹妹,宋思思,好像还是今年百花节的才女呢。”

    柳卿卿挑眉,眼底划过一抹嘲弄,“宋思思,这个名字真好,人如其名,你是来送死的吗?”

    “你……哼,摄政王真是瞎了眼才会娶你这种女人。”宋思思仗着自己的哥哥是宋丞相有些语无忌惮。

    “我这种女人怎么了?”柳卿卿抱臂歪着头邪笑道,要多吊儿郎当就有多吊儿郎当。

    “你这种女人,下贱!不要脸!四处勾.引男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也勾.引过我哥哥!”宋思思怒道,一张涂满胭脂的脸上尽显鄙夷,之前楚楚可怜之姿消失的无影无踪。

    人人常说,祸从口出,言多必失,周围的人都十分统一的禁了声,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谁也得罪不起,闭嘴保命要紧。

    “小燕子,她说我是这种女人,你说我该不该生气?”柳卿卿斜眼看向人群外的一脸笑意的沉君彦,不冷不热的问道,却让在场的人都不禁缩了缩脖子。

    众人纷纷扭头看向一袭玄色锦袍的沉君彦,包括已经傻掉的宋思思。

    沉君彦勾起一抹醉人的笑,挑眉看向柳卿卿,语气也是醉人的磁厚:“该生气的不是你,而是本王。”

    “哦?”柳卿卿挑眉,尾音拖的人们心颤。

    “你是本王的女人,本王都舍不得说你半句不是,怎能忍受别人如此说你。”醉人的笑转眼变冷,连同声音也带着刺骨的冷。

    “摄政王……我说的都是事实啊……”宋思思怔怔道,又恢复了原先的楚楚可怜之态。

    “有个摆在本王眼前的事实就是,你今日真的是来送死的。”沉君彦燕眸一眯,杀意波动。

    “哈哈。”闻言,柳卿卿大笑道:“小燕子,你才发现吗?”

    宋思思有些怕了,她不怕柳卿卿,但是摄政王她不止是怕,更多的是恐惧!

    “家妹,年幼不懂事,顶撞了柳小姐和摄政王,望两位海涵。”宋丞相不知何时出现在人群中,今日真是巧了!

    “如此,不知宋丞相的妹妹是否比本小姐还要年幼?”柳卿卿冷笑,年幼不懂事这也是借口?

    宋逸狭长的眸子一冷,“若是家妹得罪了柳小姐,柳小姐自可罚她。”

    “宋丞相可真舍得自己这一个妹妹啊。”沉君彦见缝插针道,他的身后是一堆聘礼,刚要送往柳将军府里的,却没想到半路上遇到了柳卿卿,更有意思的是还有不知死活的女人,一心来送死。

    “哥……”宋思思红唇蠕动着,怒视着柳卿卿,道:“我就知道哥你也被柳卿卿那个狐媚子勾去了心,以前……”

    话未说完,一股劲风袭向宋思思,是宋丞相自己出的手,宋思思被打飞,吐了一口血便晕了过去,众人惊愕,只有柳卿卿和沉君彦闪过一丝冷笑。

    “家妹无礼了,摄政王若怒火还未平息,就请自便,随意发泄,”宋丞相冷笑转身离去,也不管自家妹妹是死是活了。

    倘若刚刚不是宋丞相出的手,宋思思只怕早已没命了,这其中的深意只有沉君彦和柳卿卿两人知晓,一旦是她们出手,宋思思焉能有命在?既然刚刚他们没有出手,后面也就不会在对一个已经昏死过去的人动手了,宋丞相断然是料定了这点,才走的如此决绝吧。

    “无趣,走吧小燕子,我有比账要和你算算。”柳卿卿打着哈欠道,懒得管送死的人了,她出来的目的不就是找沉君彦算账的吗!
广西快三 棋牌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