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情深似海念念不忘 程安然 贺云承 > 正文 第三章:给你自由

正文 第三章:给你自由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冷水顺着脸颊、脊背不断流下,一股彻骨的寒意刺得程安然心微微颤抖。

    “为什么?”她抬起脸,看着贺云承:“为什么你连骗都不肯骗我?”

    贺云承冷笑,“骗你?你配吗?”

    是啊……她怎么忘了?在他的心里自己是个连多看几眼都让人反胃的女人!她怎么能要求他费心思来骗她呢?

    程安然闭上眼,掩住眸底的苦涩。

    当年,是她自己哭着闹着要嫁给贺云承的,父亲疼她,为了逼贺云承答应,甚至不惜用整个程家和十几年的养育恩情作交换。她最后如愿以偿,却怎么也没想到,贺云承会厌恨她!

    是的,他恨她。

    结婚的那天晚上,贺云承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告诉了她这一点。

    那晚,她的双手双脚被他绑在大床上,她的第一次,不是给了自己心爱的男人,而是给了一个冷冰冰的成、人、道具。

    “程安然,你疼吗?你疼不疼?……”他当时捏着她的下巴,一遍一遍的问。直到她哭得力竭,声音暗哑,他才笑着说:“那你知不知道小楠她也会疼?!你找人去侮辱她的时候、她也会疼?!”

    ……

    往事一幕幕翻过,程安然再睁开眼,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波澜。

    “贺云承,我们离婚吧。”她说。

    贺云承微愣。

    尔后,双眼眯起,俯身靠近程安然:“你要……离婚?”

    程安然的心被撕扯的生疼,但她还是强迫自己扯出一个笑:“没错,离婚。即然你这么讨厌我,那就分开吧,离了婚对你我都好。”

    她刚说完,还没有反应,身子就已经被男人给掐住提了起来。

    “不可能!”牙缝里吐出几个字,贺云承的黑眸内似有一团火在燃烧:“想嫁就嫁、想离就离,程安然,你做梦!我告诉你,我要让你用下半辈子的时间去给小楠赎罪!”

    程安然的脸涨得通红,因为无法呼吸,手脚的踢打渐渐变的无力。

    直到她的眼睛要闭上,贺云承才猛地将她甩开,“砰”的一声,程安然的小腿撞在了洗手台的边沿。

    “咳……咳咳……”

    跌倒在地,剧烈的咳嗽,小腿上的血迹缓缓殷然出一片红色。

    看到那片殷红,贺云承的眸色微微一暗。

    突然,一阵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在这样冷森凝滞的气氛中,显得格外刺耳。

    程安然忍不住身子轻颤,手心不自觉攥紧。

    又来了!

    又来了!!

    这段专属于岳小楠的手机铃声,在过去她和贺云承结婚的四年里,几乎随时随地不挑时间的响起。而每一次之后,都会成为她的噩梦……

    察觉到程安然的情绪,贺云承警告般踢了她一脚,转身出去了。

    “云承啊……小楠又犯病了……都一整天谁也敲不开房门,也不吃饭……我是实在没法子了……不然也不想这么晚了还麻烦你……”

    不用听,她几乎都能猜到对面的这一套说辞。

    而接下来——:“郑姨你先别急,我马上过去。”

    果然啊……

    程安然苦笑。对岳小楠母女,贺云承总是有那么多的耐心,而她这个贺太太……却活像个笑话。

    身下冰凉的地板,刺骨的寒,想起那张胃癌晚期诊断书,她的心底突然涌起一阵巨大的不甘和委屈。

    够了……

    够了!

    贺云承是她程安然的男人!

    凭什么岳小楠一个电话就能把她的男人从她的身边叫走?凭什么他们要把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在她的头上?就算他不爱她,可她是他的妻子!她要死了!……她……都快要死了!他也不能留下来多陪一陪她吗?!

    程安然突然从地上爬起来,裹上宽大的浴袍,跟着冲了出去。

    汽车已经发动,贺云承的脸隔着玻璃,在夜色车灯下,显得忽明忽暗,分外阴霾。

    程安然张开手臂,挡在了车前。

    “贺太太,你他么找死吗?滚开!”贺云承冷声厉喝。

    可,以前那个对他百依百顺的女人,今天却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地挡在前面。

    狭长的眸子微眯,额角青筋绷现。

    握着手下的方向盘,有一瞬,贺云承差点就真的要不管不顾地从那女人身上撞过去了。该死!低咒一声,终是拉开车门下了车。

    “你找死?!”大步走近,伸手将挡路的女人推开。

    程安然一时没有反应,被他一推,脚下不稳,直直朝着身后花丛倒去。

    “啊!”

    尖利的痛呼声响起,竹棍刺过,拉扯的右手一片血肉模糊。

    程安然死死咬着牙,深寒的晚秋,竟然疼出了一身的汗。

    贺云承的身子一顿,却没有回头,自然也看不到她满手的鲜血。

    程安然的声音有些发颤:“贺云承,不管你信不信,我从来没有找人去碰过岳小楠!”

    闻言,男人垂落在两侧的拳紧紧握住,随即,再不停顿直接打开车门迈进去。

    汽车发动,程安然的声音隔着窗户听起来有些闷,“贺云承,你这么关心岳小楠,有没有想过我?我才是你的妻子!要是我死了,你也会这样吗?”

    贺云承的脸上露出鄙夷,在昏暗车灯下,看不太真切:

    “你死了……我会去庆祝。你满意吗?”

    被竹棍差点刺穿的手掌血肉模糊,看着飞速远去的车尾,随着在黑夜中逐渐消湮的微弱亮光,程安然的心也一点一点的沉下去。

    你满意吗?

    他问她,你满意吗?

    程安然狼狈而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惨笑。

    是的,贺云承,我满意了。

    你……赢了。

    她回到家,细细观望这空荡荡的房子,

    眼神掠过,沙发,橱柜,最后落在两人唯一的合照上。

    这张合照,还是她趁着贺云承不注意的时候,用自己的手机偷拍的。相片里,她在前,贺云承在后,她朝着镜头在笑,而贺云承却只有一个漠然冷淡的侧脸……

    简单包扎了受伤的手和小腿,拉着行李箱,程安然站在门外,最后一次回头看。

    再见了……

    贺云承。

    ————

    “从小,程安然就喜欢一个叫贺云承的男人。哪怕山穷水尽、万念俱灰,也没想过放弃。

    可是现在,她撑不下去了。

    因为,她……就要死了啊。”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