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情深似海念念不忘 程安然 贺云承 > 正文 第四章:善良的岳小楠

正文 第四章:善良的岳小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猎猎的夜风从车窗外吹进来。

    想到那女人的话,贺云承的唇角忍不住露出一丝讥讽和厌恶。死?程安然那样恶毒的女人,怎么会舍得去死呢?还真是笑话!

    想着,一踩油门,车速更快了,咆哮着,朝西郊疗养院而去。

    风声呼啸,从耳边卷过,贺云承似乎又听到四年前岳小楠绝望的求救……

    那天,下了很大的雨。

    他冒雨赶到岳小楠家的时候,一切都晚了。

    岳小楠赤身裸体的被绑在床上,身上遍布青紫,满是狼藉,看到他从外头进来,语无伦次地对他说救救我云承哥救救我……

    他疯了一样将岳小楠解开,问她是谁干的,岳小楠却一直哭一直摇头。当时,他的心底已经隐隐有了猜测,而很快,那猜测便被证实了。

    事后,他费尽心思找到一个知道内情的杂碎,砍了那杂碎一根手指后,才问出幕后指使。

    程安然!

    才十九岁的程安然!!竟然指使人去轮、jian另外一个比她还要小的女孩!

    呵、蛇蝎毒妇!

    即使她不承认又能怎么样?

    他早就知道了真相、也看清楚了她的恶毒。所以这些年,任那女人如何表演和控诉,在他的眼里,都只是徒增厌恶。

    ……

    西郊疗养院,说是疗养院,其实称为山间别墅更为恰当。此刻,那栋唯一的别墅里正灯火通明。郑秀娟搓着手,来回踱步,神情焦急地不时朝外张望。

    “郑姨,您要不先坐下歇歇,少爷一会就过来了,等他过来,小楠小姐一定会乖乖开门吃饭的,您这样走来走去,也没什么用啊。”说话的是池青,贺云承专门为岳小楠请来的护工。她在这里待了四年,早就和郑秀娟母女混熟了,也见惯了今天这样的状况。

    郑秀娟抹了抹干涩的眼角,叹了口气,顺势坐下。

    又过了片刻,门外响起了引擎熄火的声音,很快,贺云承便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

    “小楠在哪?”他一句废话也没有,可见对岳小楠的关心程度。

    郑秀娟又抹了两把泪,才指了指二楼一扇紧闭的房门。

    贺云承几步上楼,他叩了叩房门,声音温柔的能滴出水:“小楠,开门,我来看你了。听话,开门好吗?”

    半晌,门缓缓打开一条缝。

    岳小楠捏着衣角,神情惊惧地扑进他怀里。贺云承身子一僵,片刻,又放松下来。他抚着岳小楠的脊背,轻声安慰着,感受到肩膀上的濡湿,心底更是复杂难受。

    要不是他,小楠怎么会变成这样?

    要不是程安然,小楠怎么会变成这样?!

    “云承哥……”怯怯的声音从耳边传来,贺云承回过神。

    岳小楠的脸上依旧挂着泪痕,清秀的眉眼,因为眼睛通红,更显得楚楚可怜。

    “我……”她咬着唇,声音低了下去:“我又打扰你和程大小姐了……她一定很生气吧。”

    听岳小楠提到那个女人,贺云承的眉头忍不住皱了皱。当年他查出来的真相,并没有告诉岳小楠,所以这个傻姑娘竟然一直都担心会影响他和那个女人的夫妻关系。

    叹了口气,贺云承揉了揉她的头发,安慰道:“不用管她。饿了吧?走,先去吃饭,然后早点休息,别让郑姨担心。”

    岳小楠点头,乖顺地跟着贺云承在餐桌前坐下。

    岳小楠的母亲郑秀娟盛了碗粥放在女儿面前,看着贺云承的方向,好几次欲言又止。

    “有事?”贺云承恢复了冷淡,事实上,除了发病时候的岳小楠,他对谁都是如此。

    “啊?哦……也不是什么大事……”郑秀娟支吾着,半晌,抬起脸,语气坚决:“云承,要不……你以后还是别过来了……”语气犹豫,却带着一丝恳求。

    “为什么?”贺云承拧眉。

    郑秀娟没说话,看了几眼安静喝粥的女儿,似乎才终于鼓起勇气继续说下去:“程大小姐是千金小姐,我们家小楠可惹不起,云承你要是总到这里来……她恐怕会很不高兴,要是……”

    “妈!”

    岳小楠停下喝粥,绷着脸,打断她的话。

    贺云承的眼底倏地闪过一抹怒意:“那女人来找你们麻烦了?!”

    岳小楠责备地看了自己母亲几眼,才对贺云承解释:“没有,云承哥,程大小姐什么人,怎么会来找我的麻烦?你可别听我妈的话啊,她都是瞎说的。”她眉眼弯弯,笑得却似乎有些牵强,刚哭过的眼睛带着抹倔强。

    贺云承更起疑心:“小楠,你老实告诉我!”他的声音大了些,面容严肃,吓得岳小楠手中的汤勺都掉在了碗里,发出“啪!”地一声响动。

    低下头,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算计,声音却委屈极了:“云承哥……我……我不想破坏你和程大小姐的感情……”

    那就是真的了?

    贺云承攥起拳头,一拳砸在了餐桌上。那个该死的贱女人,真是虚伪恶毒!不知悔改!

    “云承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你也不用因为照顾我跟程大小姐闹得不开心……对不起,都怪我都怪我……”

    一滴滴眼泪,从低垂着的眼眶里流出来,贺云承看着,心底涌起更多的愧疚和无力。

    他不能告诉岳小楠真相,但是,听到岳小楠对那个女人的维护,他觉得心里头更是百蚁噬心般的痛!

    “云承哥,你以后还是不要来看我了吧,我……我这么脏,我配不上你,虽然我喜欢你,可是、可是程大小姐才是更适合和你在一起的人,你们那么好,我……我不配……”

    眼泪一滴一滴掉的更快,似乎忍不住心中的难过,拉开椅子,岳小楠朝楼上奔去,将自己重新关在了房间里。

    贺云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将视线放在郑秀娟身上。

    “她又找你们麻烦了?”面对郑秀娟,贺云承的态度更加强硬一些。

    郑秀娟这四年不再做粗活,天天有人伺候,身子反而比四年前发福了一些。不过,她凄哀的神态将一个苦命母亲的角色饰演的异常到位:“她……也没找我们麻烦,就是找人说了几句话……”她期期艾艾的,两手不安的搓在一起。

    闻言,贺云承薄唇紧抿,眼神中泛起一丝寒芒。

    看来,程安然那贱人果然又找小楠的麻烦了!看来,今晚他得好好让她感受感受小楠受过的痛……

    郑秀娟被男人身上的寒意惊得打了个激灵,低着头,假装抹泪,不敢再看他。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