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情深似海念念不忘 程安然 贺云承 > 正文 第十八章:鸠占鹊巢

正文 第十八章:鸠占鹊巢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贺云承是坐客机来的,走的时候,却动用了私人飞机。

    程安然眼神木然地望着窗外。

    窗外近在咫尺的白云,美好干净得让人向往,又仿佛伸出手就能够触碰到,可惜,终究是一片虚妄,一旦她打开窗,伸出手去……等待她的将是粉身碎骨的下场。

    而贺云承之于她,又何尝不是?

    男人的脚步声传来,程安然知道是谁,但她闭上眼睛,疲惫地不想再说任何话。

    “说!你肚子里的孽种究竟是谁的?”她想安静,贺云承偏偏不让,他捏住她的下巴,逼迫着她与自己对视。

    程安然睁开眼。

    孽种!他竟然说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孽种?!难道……在这个男人的心目中,她就是那样一个人尽可夫的女人吗?早就以为心死了……可在听到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脏,还是狠狠缩了一下。

    “是谁的和你有关吗?”

    她冷冷地回望他:“贺云承,我累了!我爱你爱的太累了……所以,我要放弃了,所以,我求求你放过我吧,好不好?”

    “不好!”贺云承一口回绝,胸膛里似乎被锤子重击了几下,闷闷的疼。

    又瞟到她凸起的小腹,愤怒和恨意一瞬间涌上来!

    贺云承讥讽地笑,眼神鄙夷:“你以为我稀罕你爱我?程安然,你算个什么东西?也值得我去留你?”他嘴毒如斯,句句扎在程安然的心窝里:“我来带你回去,不过是为了让你给小楠磕头赔罪的!你真以为我是舍不得你吗?别做梦了!”

    说罢,厌恶地松开她的下巴,转身离开,似乎是不想再看到她。

    程安然无声的惨笑。

    这就是贺云承啊……这才是贺云承!是她爱的那个男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她杀的片甲不留的男人……

    她笑着,眼泪掉下来,氤氲在发间。

    下了飞机,程安然直接被送回了程家别墅。可她如何也没有想到,岳小楠竟然也在这里。

    她呆愣愣地站在门口,看着房间内陌生的摆设,没了……什么都没了……那里、柜子上的相框,放着的她和他唯一的合照,也没了。

    不理会岳小楠怯生生的招呼,程安然直直走进去。

    她的拖鞋、茶杯,抱枕……衣服……没了,都没了……

    贺云承跟在后面,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着,跟着这个女人、看着她一件件寻找,直到拉开衣柜,看到里面摆放着的全都是岳小楠新近买的名牌服装时,她忽然蹲下,发出分不清是哭是笑的囫囵声音。

    贺云承脸色微变,又恢复成漠然,直等到她发泄够了,才说:“有什么好哭的!没了再买就是。”

    程安然站起来,神色木讷而空洞。

    不……没了……就是没了。再买回来的东西,再好、再贵,也不会再有她存在过的痕迹……

    她推开身后的贺云承,直接进了卧室。

    出乎意料,在她和贺云承的卧室里,竟然没有看到岳小楠的东西,程安然扯了扯嘴角,贺云承这个人,一向不会给别人留把柄。她躺在床上,也许是因为身体状况不好,这几个月来她似乎越来越嗜睡,有的时候,真怕自己就这样一睡不醒……

    她迷迷糊糊睡去,也不知过了多久,又昏昏沉沉醒来。

    房间里头没人,外头传来窸窸窣窣的说话声:

    “云承哥,要不,我去送点粥给程大小姐吧,她还怀着孩子呢。”这是岳小楠轻轻柔柔的声音。

    “不用,她饿了自己会做,你当她不存在就行。”这是贺云承的声音,一贯的冷漠。

    ……

    撑着身子坐起来,一阵天旋地转。

    维持着一个姿势坐了良久,才觉得没那么难受了。

    胃里,似乎隐隐作痛。

    她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淋巴结,活着或者死去,对她来说只是时间问题。

    可是……

    程安然低下头,轻轻抚摸自己的肚子,这里头,是她对这世界最后的眷恋和幻想。她不怕死,也不怕任何的折辱,只要她的孩子能够平安产下来,那让她做什么、她都毫不犹豫!

    拉开门,走出来,楼下的人似乎一下子被她的开门声惊住,停下了刚才的话头。

    岳小楠抬起头,看着她,怯怯地叫她“程大小姐”,她却不予理会,而是目不斜视、自己扶着楼梯下楼。

    贺云承抿唇坐在沙发上,看到她下来,嘴里发出一个不屑的哼声。

    程安然依旧没什么反应。她径直走到玄关,拉开门想出去,却被门口守着的两个黑衣保镖拦住了。

    她往左走,他们就挡在左边,她往右走,他们就挡在右边。

    程安然不再徒劳费力了,她回过头,直直望着贺云承。贺云承扭开脸,避过她的目光。

    尴尬间,岳小楠却迎上来:“程大小姐,你怀孕了,虽然这孩子……不是云承哥的,”她说到这,语气有些赧然:“不过不管怎么说也是一条小生命,是不是?程大小姐可要好好养着,这段时间还是住在家里吧。”

    听她说这话,程安然才抬起眼,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这里,是我家。”

    她的声音很轻,也很漠然,连丝毫的情绪都听不出来。但就是这样的语气,却显得那么的高高在上,一下子,让岳小楠感觉到了难堪。

    程安然伸手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笑得温柔:“岳小楠,谁跟你说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贺云承的?”她笑着,温柔恬淡。

    岳小楠的脸一下子由红转白,再由白转青。

    “小楠!过来。”贺云承招呼她,又对程安然鄙夷:“我有没有留种,我自己不知道?程安然,你别把随便一个男人的孽种,搁在我头上。”

    心里被撕裂开,程安然收敛笑意,面无表情的甩开了岳小楠的手,转身向厨房走去。

    她现在肚子里有孩子,就算不为了自己着想,为了孩子,她也得吃一点。

    盛了半碗粥出来,看到岳小楠正委委屈屈地坐在贺云承身边,她也没说话,自顾自喝粥。

    房间里气氛诡异。

    郑秀娟看看这边,看看那边,最后还是看程安然的那碗粥快喝完了,“我……”她搓搓手,又拿了个碗:“我去给你再盛一碗。”

    无人回应。可,当郑秀娟端着一碗粥刚放到程安然面前时,那种熟悉的绞痛、呕吐感又涌上来了。

    推开郑秀娟,程安然直接蹲下,吐在了地上,扶着椅子的手微微颤抖,直到黄胆水都快吐出来,她才擦擦嘴,站起身。

    身子晃了晃才稳住,她缓缓地走进卫生间。

    漱完口,又出来,也不看那几人神情如何,直接回房了。

    因为怀孕,她不能化疗,不能吃药,痛起来,只能咬牙忍着。

    痛着痛着,躺在床上,也能慢慢睡去。似睡似醒间,一阵湿热的触感从耳畔传来,她打了个激灵,嘴角不自觉嘤咛出声……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