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情深似海念念不忘 程安然 贺云承 > 正文 第二十章:永远恶毒的程安然

正文 第二十章:永远恶毒的程安然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餍食过后,男人满足地睡去,清浅的呼吸声传来,黑暗中,程安然转过脸。

    这次,他竟然没有背对着自己。

    无声轻笑,胸口却灌注进满满的冷意。

    她伸出手,想要触摸他的眉眼,却忘了锁在床头上的手铐,被轻轻一扯,发出“哗啦啦”一声响动。男人不满地翻了个身,又背对着她睡了。程安然扯扯嘴角,将手轻轻放回去,就这样仰天躺着,直直盯着头顶上的暗沉,良久……良久。

    翌日一早,贺云承被外头岳小楠的说话声吵醒。?这一夜,他竟然睡得出乎意料的好,偏头去看,那女人正睁着眼,直愣愣地对着天花板。贺云承的心中一紧,想也没想就用手探上她的脖颈。程安然眼睛动了动,转过来看他,贺云承瞬间觉得气恼至极,猛地收回手站起身走出去。

    刚才……他竟然还以为那女人死了!

    早该知道的,装神弄鬼,惯是那女人的手段!

    “云承哥,你起来了啊。”

    见他出来,岳小楠连忙放下手中的碗筷,看着他。她的一双大眼睛有些红,贝齿轻轻咬着下唇,看起来显得委屈无比。

    要是以前,贺云承准会觉得心疼,但今天不知怎的,他只觉得烦躁。但到底,面对岳小楠他还是扯出一个笑意:“嗯。今天我会晚回来些,你们不用等我。”他说着,转身想去客房洗漱。

    “不吃点东西吗?我都做好了。”岳小楠跟在后面问。

    贺云承扭头,看到餐桌上的包子和粥,没来由的,竟然想到那个女人站在厨房里的场景,心,没来由的微微一酸。

    他摇头,“不吃了。”

    洗漱完,贺云承又转回卧室,取出钥匙打开了手铐和脚链。保持一个姿势睡了一夜,程安然的身子有些麻木,她先躺着没动,等到酸麻的感觉过去了,才缓缓坐起身,趿拉上一次性拖鞋,想要往外走。

    自始至终,她的眼神丝毫没有在贺云承阴郁的脸上停留。

    男人的心里莫名的有些恐慌,他一把拽住她:“程安然!”声音里带着不自知的怒意,尔后,对着她的唇狠狠咬下去……

    唇齿交缠……直到,吻得他自己都有些气喘了,贺云承睁开眼,却看到一双木然望着自己的眼睛。

    四目相对……她像是在看他,又像是在透过他看向虚空。

    程安然推开他,擦擦嘴,面无表情地去了浴室。浴室里的镜子还在,大而亮的镜面,倒映出她死气沉沉的身影。程安然伸出手抚摸刚才被吻过的唇,泪水,终于一滴滴落下……

    贺云承攥着拳头,死死盯着关上的浴室门,终于还是没有破门而入。

    他站起来,一身冷意地走出去,临走前,他吩咐安排在门口的保镖:“看好那女人,她要是出了事或者跑了,你们……哼!”

    听着自家Boss的吩咐,两个黑衣保镖面面相觑。

    房间内总共有三个女人,贺总说的、是哪一个啊?不过不管哪一个……他们只要都看好就行了。

    三个女人,能出什么事?

    房间内,岳小楠贝齿微咬,她看着二楼贺云承的房间,死死地忍下了心中的愤恨。

    自从她搬到这里之后,哪里都被她放入自己的东西,只有那间房,贺云承明确说了不许她进。

    程安然打开门,从里头走出来,目光瞥到楼下的岳小楠,轻轻扫过,却没有任何停留。

    她扶着楼梯,缓慢地一步步下楼。

    头有些晕,脚步微沉,为了不摔下去,她走得特别慢。

    可看在岳小楠的眼里,却是程安然对自己赤裸裸的轻视、和嘲讽。?“为什么?!”心头的怒意翻涌,她冲上去,拽着程安然的胳膊把她拉下来:“为什么你要回来?!程大小姐、你已经离开了,为什么还要再回来?!”

    程安然被她拉的差点摔倒,听到她的话,心中更觉得无比荒唐。

    甩开她的胳膊,冷声斥道:“岳小楠,这里是我的家,房产证上写的是我程安然的名字。”她的嗓音嘶哑,但还是让人觉得高高在上的不舒服,岳小楠最讨厌的就是她的这种态度,仿佛,自己在她眼里不过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

    岳小楠眼底泛上泪光:“程大小姐,你既然已经有了别人的孩子……为什么还要再纠缠云承哥?他这些年照顾你还不够吗?你……你放过他好不好?我求你放过他好不好?”

    “哈、哈哈……”程安然笑了,是真的不可抑制的大笑出声。

    岳小楠被她疯狂的样子吓住,仓皇后退几步。

    “你求我、放了他?”程安然反问,笑得凄然:“岳小楠,你以什么身份求我放了他?呵呵,不如你去求贺云承、去求他放了我?”

    什么、什么意思?岳小楠眼神不解,程安然却不再打算为她解惑。

    她绕过岳小楠,去厨房给自己熬了点粥喝。

    她的胃,如今除了流食,已经什么都接受不了了。

    吃了点东西,程安然又回房睡下,她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刚醒来就觉得又累又困。躺在床上,昏昏沉沉就度过一个白天。

    “叩、叩叩。”

    谁在敲门?

    程安然睁开眼,撑起身,去开门。

    门口,站着的竟是岳小楠。也是,这个家里,除了她和郑秀娟母女,谁还会敲自己的房门?

    “程大小姐,你起来吃点饭吧。”

    岳小楠的嗓音轻柔,程安然却闻到一股腻腻的肉香味,她觉得反胃,孕吐和绞痛扯着她的胃,她捂住嘴,想要去卫生间里吐,却被人挡住。

    “我给你煲了鸡汤,你来喝一些吧,你太瘦了……”

    岳小楠的声音絮絮叨叨的传来,程安然听不清、看不见,她的眼前一片眩目,耳朵嗡嗡,天旋地转……

    “啊!”突然,一声尖叫,混合着瓷器落地的声响传来,程安然眯着眼,看到油乎乎的鸡汤洒在岳小楠脚踝上,瞬间红肿一片。

    肉香味带着油腻,直冲鼻喉……

    “程安然!你她妈想干什么?!”楼下,猛地传来一声厉喝。

    她循声望去,浑身寒意的贺云承就站在那,看着自己的目光似乎恨不得剥皮削骨……

    呵、呵呵……

    原来,这就是岳小楠想给他看的啊?

    程安然低下头,岳小楠的嘴角露出赤裸裸的嘲讽,而贺云承看不到,他在楼下,以他的角度只能看到岳小楠因哭泣抽噎而颤抖的瘦小肩膀。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