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情深似海念念不忘 程安然 贺云承 > 正文 第二十五章:带着骨灰来见你

正文 第二十五章:带着骨灰来见你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许天泽离开了许家,贺云承却依旧没有停止对许家供货的持续中断。

    他甚至还亲自放出了话:“不管许天泽有没有被赶出来,只要他一天还姓许,就一天还是许家人。许天泽不把程安然交出来,程氏就一天不会恢复许氏的供货!”

    对此,许氏也很是恼火。

    在这件事上,他们有理有据站得住脚,于公于私,贺云承和程氏才是责任方,既然人家愿意耗下去,他们也就接招。不然,难道还真让他们把自家小辈赶出去、划出族谱?!

    那将他们许氏的面子置于何地?

    许氏和程氏,强强对峙,一时间,整个渝城都被搅得风起云涌。

    就在贺云承停止对许氏供货的第五天,

    傅宝珠一身黑衣,出现在了程氏集团的楼下。

    她的手中还捧着个盒子,盒子同样被一张黑布盖着,她的神情肃穆,一步步来到前台。

    “我要见贺云承。”她面无表情地说。

    前台的招待小姐诧异地抬头:“这位小姐,请问您有预约吗?您要是没有预约,我不能……”

    “我要见贺云承!”傅宝珠冷声重复。

    招待小姐一时踌躇,却怎么也不敢为傅宝珠接通内线。总裁这几天心情不好,谁敢去触他的眉头?她才不想做这个出头鸟。

    傅宝珠抿紧唇,一手抱着盒子,一手摸出自己的手机,给贺云承打电话。

    手机响了几声,才被人接起。

    “喂。”贺云承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

    听到他的声音,傅宝珠攥着手机的手用力到泛白,她稳了稳情绪,才说:“贺云承,你不是要找程安然吗?我带她……”说到这,她停顿了半秒,才继续:“我带她过来了。”

    贺云承的眼眸微眯。

    那个女人,果然出现了!

    为了许天泽吗?呵呵,果真是个贱女人,这样水性杨花的人,一想到从前她还对自己作出那些虚假深情的样子,他就觉得恶心!

    “好,你们直接上来吧。”他挂断电话,好整以暇地等待。

    他在心里思索着,怎么样,才能好好地让她难堪一次,待会要说什么话,才能让她面红耳赤下不去台,他想好了各种方式去羞辱她、讽刺她,甚至有点迫不及待起来。

    “叩、叩叩……”

    门外,传来几声叩门声,贺云承飞快地将椅子调过去,背对着门,“进来!”他的声音冷淡,脸色漠然。

    门被推开,有人走进来。

    是那女人吧,程安然……贺云承嘴角勾起一抹讥讽,脚一用力,椅子转过来。

    他张开嘴,想说话,可是下一瞬,喉咙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他盯着眼前的人,竟然发不出一丝声音。

    他的身子僵直在椅子上,狭长凌厉的眼睛死死地盯着傅宝珠双手托着的东西。

    缓缓地,他终于像是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将眼神移向傅宝珠的脸:“这是什么东西?”极其低沉的声音,从他开启的薄唇间吐出。

    傅宝珠着一身肃穆的黑衣,前胸却别着一朵素白色的花,她捧着一个不及尺寸的小小木盒站在门边,而那木盒上,嵌着一张小小的程安然的遗照!

    “贺大总裁,你不是一直在找安然吗?现在,我带她来看你了。不知道,贺大总裁是不是有什么指教。”傅宝珠面无表情,拖着小小木盒的手,却忍不住微微颤抖:“你看,安然来了,贺大总裁,你有什么话想对她说吗?”

    傅宝珠往前走了几步,程安然的黑白遗照上,女子笑靥如花:“贺大总裁,五天前,你一脚踹掉了她的孩子,还将她一个人丢在家里自生自灭。流产后安然只在医院里住了一个小时,因为不想看到你,她连血都没止住、就要离开医院。”傅宝珠眼底的慢慢地攒聚起泪水:“她为了那个孩子,付出了什么,贺大总裁,您恐怕,永远都不会知道吧?”

    她一直不信外界传言,直到此时,她终于看清楚,这个男人究竟有多么的狠戾无情!

    眼光毒辣、手段果决,不惜自毁也要拖对手下水的人。

    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为什么程安然你偏偏要喜欢上他这样的男人!

    “现在终于结束了,贺大总裁,你想对安然说点什么?你逼着她出来是想对她说什么?”

    不管傅宝珠说了什么,坐在椅子上的贺云承,自始至终,表情都一直未曾变过。

    他淡漠的一张脸,毫无表情,静静地,一直看着骨灰盒上程安然的那张黑白遗照。

    门就在此时,“砰!”地一声被推开,肖华冲了进来。

    待看到傅宝珠,一身的黑衣,他的眼,缓缓滑向那个骨灰盒,小小的骨灰盒上,程安然的照片贴在上面。

    顿时,浑身一颤,他,似乎也僵住了。

    一时间,寂静无人出声。

    而不管刚才,肖华发出的声响有多大,贺云承的眼,始终停留在程安然的遗照上。

    他的唇忽地,邪魅地勾起:“傅宝珠,你还想替那个贱人骗我?”他的话,让傅宝珠和肖华齐齐变色。

    “程安然这个贱人,竟然想用一个伎俩耍我两次!傅宝珠,你也是真蠢,你就不知道……”

    “够了!”肖华猛地打断他的话,贺云承不解,看着他。肖华的眼底染上悲?,缓缓对他说道:“云承……这次……是真的。”

    半晌,贺云承笑了,他指着肖华,轻笑出声:“没想到连你也骗我,肖华,你也跟她们一起骗我?”他又指着傅宝珠,“对了,我怎么忘了,你喜欢这个女人,所以你为了她骗我?”

    “就算那女人是真的死了,也是她活该!她毁了小楠的一生、还怀了别人的孽种!她做了那么多对不起我的事,难道她死了,还要我去为她可怜吗?!”

    肖华瞥过眼去,但,当他看到那方小小的骨灰盒,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再隐瞒下去。程安然,这个女人,为了云承承受了太多她本不应该承受的痛苦。

    嗓音沙哑,肖华不得不亲手将自己好哥们的心一点点撕裂:

    “云承,那孩子……是你的。”

    “滚出去!”听到肖华的话,贺云承突然站了起来,他指着门,厉声喝道:“滚!你们都给我滚出去!滚!”

    肖华叹了口气,别人不懂贺云承,但他,却是懂的。

    他向傅宝珠示意,两人走出去。

    门,悄悄的关上,贺云承瞪着已经关上的门,死死地瞪着,尔后,身子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越来越剧烈,直抖的连他面前的水杯都掉下去。

    “啪!”的一声,碎了一地。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