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阁 > 情深似海念念不忘 程安然 贺云承 > 正文 第二十六章: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正文 第二十六章:他亲手杀了自己的孩子

一秒记住【笔♂趣÷乐 www.newsfue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贺云承的心,似乎也随着杯子碎裂的声音给震醒了。他终于不再颤抖,豁然起身,一把拉开办公室的门,修长的大腿,如疾风一样从肖华和傅宝珠两人的身边冲过。

    他停在电梯门前,手指死命的按着下楼键。

    电梯“叮咚”一声打开了,他猛地冲进去,也不等肖华和傅宝珠两人,直接按了地下一层。

    傅宝珠愣住,她看向身侧的肖华,张了张嘴,问道:“他、这是怎么了?”

    肖华的脸色异常难看,他和贺云承在一起这么多年,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他的脾气和性格。

    地下停车场

    贺云承开着车,一个甩弯,还不等桅杆升起,就从底下滑了出去。脚下的油门一踩到底,飞快地,冲着市五院的方向驶去。

    一路上风驰电掣,只留下一串叫骂和口哨声。可这些,贺云承完全不在意。

    市五院。

    刺耳的刹车声连续不断的响起,车子却还是因为巨大的惯性继续往前滑行了五六米后,才停了下来,地面上,两道深深摩擦的印记。

    贺云承下了车。根本不理会这里是不是停车的地方,径直冲到楼内,现在是白天,病人多,电梯慢。

    他转身,干脆直接从安全楼道一路跑到六楼。

    六楼,是妇科楼层。

    一位位大腹便便的待产孕妇,或坐或站地在走廊里溜达。

    贺云承茫然四顾,却不知道应该从哪里问起,除了她的名字,他连她几点被送来,几点离开,哪位医生主刀做的手术都不知道。

    “先生,请问您需要什么帮助吗?”

    一身的手工定制到底为他提供了方便,穿着白大褂的年轻寻导护士,主动过来询问他。

    贺云承转过身,没有理会护士脸上露出的羞涩和狂喜,在问诊记录上,查到了程安然的主刀医生,又跟着去找到了他。

    “你是说那个病人啊?”李医生叹了一口气:“可惜了,那病人真是个好姑娘,应该很早就知道得了胃癌……”

    瞬间贺云承仿佛叫了抽了一鞭,猛地挺直了身体,瞳孔缩细如针。

    他震惊看着李医生:“你说什么?胃癌?”

    “嗯,是呀!下了这么大的决心,结果却被自己老公一脚踹下楼,什么都没了。听说那天送他进医院的先生不是她老公,那位先生还为他老公做了亲子鉴别,他的老公好像叫……呃,好像……”

    “别说了。”

    贺云承伸手打断了李医生,表情惶骇。他颤抖着嘴张了张,想要说些什么,然而好一阵子后,还是说:“别说了。”他声音颤颤。

    李医生诧异:“先生,你没事吧?”

    贺云承面色苍白,失魂落魄,好一会儿,深深吸了一口气,镇定下来,对着李医生笑了笑。

    “我没事,我知道了,谢谢。”

    他极有风度地与李医生握手,告别,面带微笑,温文尔雅。

    然而一走出门,冷气迎面吹来,刹那间,天塌地陷,他的身子一晃,险些栽下去。肩膀在颤抖,四周什么声音都没了,只有他自己的脚步声,一声比一声沉重,声声击在他的心尖上。

    坐进车里,他的身子,终于忍不住剧烈的打颤。

    他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当他见到那个女人的骨灰盒时,会觉得胸口一阵阵收疼?

    为什么,当他知道那个女人身患胃癌却为了孩子没有接受治疗的时候,会觉得天旋地转的难受和痛苦?

    为什么、为什么他明明是那么憎恨那个女人、在看到她的骨灰和遗照的时候,却觉得喉咙发干、眼睛发胀?

    贺云承趴在方向盘上,他不想难过,也不想悲伤,那女人死了,他得去庆祝才是。

    对,她死了,自己得去庆祝。

    贺云承木然着脸,开车往夜宴赶。

    夜宴是他以前常来的一个酒吧,他经常在这里喝酒,喝到十二点,喝得满身酒气再回去。可现在,夜宴的门关着,还没到开门的时间。

    他坐在车里,一秒一秒地等,一直等到夜色昏沉,一直等到夜宴的门打开,他才下来。

    “哟,贺总来了!”

    有熟人向他打招呼,他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应,他只是木然地走到自己常做的位置,点了许多的酒,一瓶接一瓶的喝。

    “帅哥,你一个人在这里喝酒不寂寞吗?要不要请我喝一杯啊?”有妖娆的美女,扭着臀靠过来。

    贺云承举着酒瓶灌,一瓶喝完,他笑:“我老婆是个醋坛子,你要是今天陪我喝酒,她明天就能找人轮JIAN了你。”

    “神经病!”美女闻言,恼怒地骂了他一句,扭着臀找下一个目标了。

    贺云承笑,他忽然站到了桌子上,他喊:“来!来!大家今天都可劲喝!我老婆~咯~我老婆死了,我来这里庆祝庆祝!哈哈、喝啊大家快喝!”

    一时间,有人鄙夷有人不屑也有人打呼声的,劲歌热舞、美酒辣妞……贺云承笑着看,笑着喝,喝着喝着,却忽地觉得脸上猛地一杯酒水淋下。

    他伸出手摸摸脸。

    “贺云承!你这是在干什么?人都死了,你这样,做给谁看?”傅宝珠冷面含怒,狠狠地看着他,“以前安然在的时候,你但凡对她好过一点,都不至于像现在这样。”

    贺云承冷笑:“谁说我是为那女人难过?我开心!我高兴!她死了、我高兴你知道吗?!”,说罢,他又拿过一瓶酒对着嘴往喉咙里灌。

    “你说她程安然,怎么就这么恶毒、啊?”他打着酒嗝,问傅宝珠,也不等她回答,又说:“她做了那么多坏事、害了小楠、我不该恨她吗?啊?我难道不该恨吗?”

    傅宝珠冷笑,“坏事?她害了你的小楠,我说贺云承,你他妈有没有长眼睛啊!感情你还一直以为岳小楠的事是安然做的?哈!”她忍不怒骂。

    “什么……什么?什么意思?”酒喝的有点多,音乐开的有些大,贺云承没听清楚傅宝珠的话,却觉得这很重要、很重要。

    傅宝珠起身,转身要走,却被贺云承一把拉住:“嗝~你刚才说的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说清楚……”

    “有什么好说的!你就当那是程安然做的、你就当成那都是安然的罪过,你最好一辈子都别知道真相、骗自己一辈子,也好过愧疚一辈子!”傅宝珠甩开他的手,拔腿走出去,却忽地,被一个人摇摇晃晃地挡在她前面。

    “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多了,贺云承的眼神异常的红,他瞪着她的样子,让人忍不住心底发寒。

    傅宝珠抿唇,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巧的内存盘。

    “这是安然留给你的,你自己慢慢看吧。”看完,最好你别后悔!
广西快三 广东11选5 小品剧本 安装信息网 中国福彩网 中福彩 11选五5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 北京快三